21/09/2021 15:00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还你甜美笑容

每年越南约有3000名新生唇裂腭裂(统称唇腭裂)患儿,在出生婴儿中占1/700。这种先天性缺陷不仅影响他们的身体健康和生活质量,而且还造成难以融入社会的精神创伤。30年来,在越南儿童基金和国内外慈善组织持续的资助下,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医院展开了许多手术活动,为数百万越南儿童重展笑容和消除自卑心理,融入社会。
在河内执行政府第 16 号指示社会隔离的日子里,我们走访中央儿科医院口腔科,看到不幸患上先天性唇腭裂的2-3个月龄宝宝正躺在父母温暖怀抱里等待手术治疗,令我们心痛。
 
接见我们的科主任杜文谨硕士、2级专科医生介绍,唇腭裂分为一侧唇裂、两侧唇裂和腭裂三种,原因在于环境污染、母亲妊娠头三个月发烧服用退烧药物和遗传等。一些国际医学组织规定唇裂手术适龄段通常是3~6个月龄。目前,该院规定唇裂1-3个月龄,腭裂12~18个月龄,双侧唇裂伴有腭裂则从出生到成年必须遵守治疗方案。
 
下午,杜医生手术组为3个月龄的两侧唇裂婴儿阮明军施行双侧唇裂手术。我跟着手术组进入手术室前,在亲属等候室看见小军的母亲银嫂满脸忧虑地抱着儿子。杜医生上前,从她手里接过孩子并婉言相慰:“我们一定为宝宝做好手术,你完全可以放心!”
 


 2021年7月,由越南微笑行动组织在越南-古巴医院为唇腭裂患儿进行手术。本报记者 功达 摄


中央儿科医院口腔科主任杜文谨医生给唇腭裂患儿看病。本报记者 功达 摄

2011年7月,在越南-古巴医院为唇腭裂患儿进行术前筛查。本报记者 功达 摄
 唇腭裂患儿在中央儿科医院进行手术。报记者 功达 摄
 医生们在术前为唇腭裂患儿进行麻醉。本报记者 功达 摄  

 
给患儿唇部矫正。本报记者 功达 摄
 给唇裂患儿进行手术。本报记者 功达 摄

两个小时后,手术成功了。护士把睡得很香的小军抱出来交给妈妈。看见孩子的唇裂已经缝合,银嫂激动得热泪盈眶,一切忧虑烟消云散,幸福之情洋溢脸上。尽管手术后的康复还是一段长路,但银嫂已经看到了宝宝未来生活的光辉。
 
杜医生告诉我们,唇腭裂患儿大多家境困难。近年来,免费矫形手术活动为许多越南儿童带来了绽开笑容的机会,其中优先资助困境家庭部分车船费和膳宿费。目前,凭借台湾NCF基金会和微笑列车组织的资助,口腔科给每个唇腭裂手术患儿支付2200万越盾。2019年10月至2021年9月已为700多名患儿施行手术。
 

每年约有 3000 名新生唇腭裂患儿,估计大约 1万名处于医疗服务“大盲区”。因此,微笑行动组织设定的目标是每年为全国2000名患儿进行手术治疗 
(越南微笑行动组织首席代表阮越芳)
唇腭裂患儿通常伴有上呼吸道感染或牙齿排列不齐,手术后必须接受语言治疗。因此,除了捐赠善款,NCF基金会和微笑列车还为中央儿科医院医生培训语言治疗、整牙等专科。语言治疗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涉及孩子日后的生活、学习和工作,因此口腔科与听力语言康复中心紧密配合以便帮助孩子练习发音。
 
中央儿科医院听力语言康复中心的语言治疗师清医生说,患儿手术后,我们遵循治疗方案,按部就班指导练习,才能帮助他们在上学年龄发音说话准确。第一步,练习看图像、实物发音仿说单词,纠正发音错误;其次,仿说词组短语;再次,逐渐升到短句长句;最后,同他人对话。目前,中央儿科医院使用由 NCF 基金会资助的柔性支气管镜在语言治疗期间进行检测。
 
时至今日,除了中央儿科医院,微笑行动已遍及中央口腔科医院、越南-古巴医院、108军医院和全国省市级医院。伴随医院而行的是捐献善款和提供医疗技术培训的许多社会组织,如越南微笑行动、越南项目基金会志愿者特派团、台湾NCF基金会、微笑列车、欧洲肿瘤外科学会(ESSO)、越南儿童基金会和一些企业。
 


 患儿在术后室。本报记者 功达 摄


术后的患儿需留在医院观察和拆线。本报记者 功达 摄

 医生为术后患儿细心检查。本报记者 功达 摄



中央儿科医院听语言康复中心为术后唇腭裂患儿进行语言治疗。本报记者 功达 摄


 自从两个月大到现在4岁一直按照医院治疗方案进行治疗的张家宝男孩。本报记者 功达 摄

作为最早进入越南社区医疗保健领域的非营利组织之一,由美国退伍军人约翰康纳和 38 名志愿者发起创建的微笑行动组织,从1989年开始为唇腭裂等颌面畸形患儿开展免费诊治。30多年来,越南微笑行动惠及全国省市逾6.2万名患儿。
 
越南微笑行动组织首席代表阮越芳说,每年约有 3000 名新生唇腭裂患儿,估计大约 1万名处于医疗服务“大盲区”。因此,微笑行动组织设定的目标是每年为全国2000名患儿进行手术治疗
 
通过越南微笑行动组织介绍,我们探访了26岁的吴春龙。他患有先天性唇腭裂,直到越南微笑行动组织和三星公司资助太原省甲医院举办免费手术活动,10岁的他才获得治疗。
 
吴春龙分享说:“我小时候上学常遭到同学取绰号嘲笑,觉得被人疏远而十分自卑,害怕社交。手术后,在工作和生活中才有了信心”。借助术后16年来时刻伴随的笑容和自身的意志,吴春龙已经毕业于大学电子系并在三星公司工作6年了
 
文/银河  图/功达  译/月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