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1/2016 08:52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2015年回顾:越南农业发展路程—自《越美双边贸易协定》到《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2000 年 7 月越南同美国正式签订了《越美双边贸易协定》( BTA ), 2006 年 11 月正式加入世贸组织,之后陆续参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TPP )、《越南 — 欧盟自贸协定》( EVFTA )等地区乃至世界其他一系列贸易协定,开创了越南经济更加深入融入全球经济的新局面。今年 2015 年正是越南参与国际贸易自由化的第 15 年,作为越南经济支柱产业的农业也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 

越南农业快速融入全球经济 

可以说,在融入全球经济过程中,《越美双边贸易协定》一直被视为包括作为经济支柱产业之一的农业等越南经济走向国际平台时需要跨越的门槛。经过多年谈判, 2000 年 7 月 13 日《越美双边贸易协定》得以正式签署。越美贸易、政治和经济关系正常化是《越美双边贸易协定》的最大成功。越南农业乃至经贸从此开始释放积极信号。 

继承《越美双边贸易协定》的成功, 6 年后的 2006 年,越南经济在走向世界进程中又跨过了另一个重要关口,入世谈判取得胜利,越南正式成为世界贸易组织的第 150 个成员国。入世后头一年的 2007 年,越南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 31.3% 。入世一年后的越南农业也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 2007 年越南农林水产品出口金额达 105 亿美元。与被视为越南农产品出口成功一年的 2006 年相比还增长了 20% 。其中,水产品、木制品和木材、咖啡、大米及橡胶等 5 种产品的出口金额都达到 10 亿至 30 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世界 42 个国家和地区已经投入越南农业和农村领域。 

2014 年,越南农产品出口额已经突破了 300 亿美元大关,拥有 10 种出口额超过 10 亿美元的农产品,越南成为世界农产品出口大国。 2015 年虽然出口成果不如所望,但前 11 个月农产品出口额也达到 274 亿美元,贸易顺差额为 62.6 亿美元。 

对越南农业 15 年来所取得的成就作出评价时,越南经济和农业政策专家邓金山博士说,越南入世时许多人担心不知道越南农业将来发展前景如何。现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其他自贸协定签署后,农业仍然是我们关心和担心的领域。当今的竞争十分激烈,多个行业崩溃、多家农民个体户破产,但总体来看越南农业依然是具有较强生命力的产业,不断迎难而上实现发展,不仅保持贸易顺差局面而且顺差额还逐年增长。 
实际上,参与《越美双边贸易协定》和将来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时所作出的承诺已经对越南机制、发展路径、农业乃至经济相关政策产生深远和长久影响。 

原越南《越美双边贸易协定》谈判代表团团长阮廷良认为,加入地区和世界自由贸易区,迫使越南农业乃至越南经济需要建立一个竞争力够强的市场经济。特别,融入全球经济也迫使越南需要打造一个高素质的企业家队伍。全球经济一体化是跨国集团和大型企业的竞争。目前,多家跨国集团已经投资于越南多个大型项目,越南也对他们寄予厚望。 

从《越美双边贸易协定》到世贸组织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这一发展路程中,越南农业企业队伍已经发生巨大变化。值得可喜是最近几年,很多大型企业正在将目光转向农业领域,如:黄英加莱、和发、德龙加莱等企业。 

然而,如果全面且仔细地分析就不能否认这也正是越南农业融入全球经济进程中的短板。据估计,目前从事农业领域的企业共 3.5 万家,仅占全国企业总数的 1.01% 。值得一提的是,大部分农业企业是小型和微型企业,占据了农业企业总数的 65% ,加上以个体户为主、生产技术落后,所以一旦进行市场开放就难以经得起外商的竞争。 

将挑战转化为机遇 

为了对越南融入全球经济进程具有全面的了解,我们已对原《越美双边贸易协定》谈判代表团团长阮廷良、原入世谈判代表团团长张廷选以及 TPP 谈判代表团团长、越南工贸部副部长陈国庆等进行了采访。通过上述各次采访,除了获取有关进出口金额、市场份额、订单量、农产品清单等相关数据的消息外,我们还进一步了解越南代表团参加各场谈判过程时所运用的谈判艺术与技巧。
 
作为直接参加指导《越美双边贸易协定》谈判,并为越南企业走出国门,走向国外市场铺平道路的谈判代表团团长阮廷良介绍说,自《越美双边贸易协定》第一轮谈判启动的 1996 年 9 月起,他同谈判代表团所有成员都在积极寻找和收集所有有关美国的资料与信息,目的是不仅对美国的市场和商品而且还对其历史、文化、风土人情、法律法规、政治体系等方面充分了解。 

回顾加入世贸组织时,原越南贸易部长张廷选表示,入世谈判的多年间,他已率领越南代表团同世贸组织和各个合作伙伴进行了数百场讨论会和会谈,深深意识到越南要面临的困难与挑战,较 1995 年前入世的国家相比越南遇到的困难更大。张廷选先生曾就这一问题直接向世贸组织总干事帕斯卡尔 • 拉米提问。回答张廷选先生有关 1995 年后入世的国家是否会受到差别对待的提问时,拉米坦白说 “ 对,但这才是生活。 ” 这意味着除了坐下来继续谈判,逐步解决问题之外,越南没有其他的选择。 

上述的宝贵教训表明,自《越美双边贸易协定》到即将签署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越南 — 欧盟自贸协定》这 15 年间,越南谈判家在灵活运用谈判艺术与技巧、为越南农业乃至越南经济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迈出了一大步。如,加入 TPP ,越南农产品可以进入 TPP 其他成员国市场,越南也承诺为原产于 TPP 成员国的农林水产品进行市场开放。特别,越南已经争取到这一有利条款,即 TPP 生效后的 7 到 10 或 12 年内,才需要向原产于 TPP 其他成员国的猪肉和鸡肉等两种敏感性产品实行零关税。这是较长的时间足以越南养殖业实现结构重组、增强实力,确保经得起进口产品的竞争。此外,还为咖啡、腰果、海鱼、海产品等越南其他主力出口产品争取到不同有利条款。这些成功来源于越南谈判家的本领和才华,也是他们多年积累下来的宝贵经验的结果。 

自签署《越美双边贸易协定》到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 15 年间,越南农业乃至整个经济产业已取得优越发展成绩。自从一个闭关锁国的农业国家,我们已逐步推进改革、逐渐适应新环境并不断深入融入全球经济,当今已发展成为农产品出口大国。这是值得认可的可喜成绩。

2015 年,越南成功达成两项重要的贸易协定。 2015 年 10 月初,越南同十一个国家所达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为越南农产品开辟了覆盖 8 亿人口的更庞大市场,同时降低对若干传统市场的依赖性。另一项协定是于 2015 年 12 月 2 日正式结束谈判进程的《越南 — 欧盟自贸协定》,开创越南同欧盟 28 个国家间经贸关系新纪元,为越南商品尤其是农林水产品更容易进军覆盖 5 亿人口的欧盟市场铺平道路。(来源:越南人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