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2/2005 00:00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 是的,我是艾滋病毒感染者 ”

nbsp;nbsp; 海 防 市 范 氏 惠 这 样 承 认 , 并 越 过 本 身 所 遭 受 的 不 幸 , 希 望 活 得 有 益 , 成 为 了 社 会 的 光 辉 榜 样 。


亚洲英雄范氏惠在2004年10月


范氏惠勇敢地亮相在媒体上,为防治艾滋病作宣传


范氏惠的一次出差


范氏惠家的电话031 8422747早已成为防治艾滋病咨询热线
范氏惠夫妇照顾末期艾滋病人


范氏惠和“红凤花”俱乐部成员捡拾并销毁海防市一个毒品注射点毒瘾者抛弃的注射器
全家人依旧同群体不分彼此


看,她还是那么乐观


婆婆给儿媳范氏惠的工作和生活帮了大忙

nbsp;


凭 着 阿 惠 夫 妇 对 宣 传 和 防 治 艾 滋 病 的 贡 献 , 联 合 国 决 定 通 过 协 调 员 约 丹 · 里 安 直 接 帮 助 何 明 孝 长 大 成 人

nbsp;

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海 防 市 范 氏 惠 这 样 承 认 , 并 越 过 本 身 所 遭 受 的 不 幸 , 希 望 活 得 有 益 , 成 为 了 社 会 的 光 辉 榜 样 。

nbsp;nbsp; 我 面 前 是 一 位 24芳 龄 的 妇 女 , 很 难 想 象 她 会 是 身 患 世 纪 病 症 的 人 。 她 天 生 丽 质 、 粲 然 鲜 亮 , 活 力 充 沛 , 焕 发 出 自 信 、 毅 力 和 意 志 的 自 然 之 光 。

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非人的一段人生

nbsp;nbsp; 阿 惠 曾 有 一 个 幸 福 的 家 庭 。 她 是 制 鞋 厂 工 人 , 丈 夫 何 明 草 是 海 防 建 安 某 著 名 餐 厅 的 厨 师 。 这 对 夫 妇 过 着 美 好 的 日 子 。 2001年 初 , 他 们 生 下 了 可 爱 的 小 男 孩 。 这 巨 大 的 喜 悦 竟 是 昙 花 一 现 : 医 生 告 诉 她 感 染 了 艾 滋 病 毒 。 这 是 一 段 可 怕 的 时 间 , 她 被 绝 对 隔 离 , 身 上 只 有 一 套 产 妇 衣 服 , 一 切 自 理 。 8天 后 , 人 们 匆 忙 让 她 出 院 , 除 了 丈 夫 , 没 有 任 何 人 敢 来 看 望 和 接 母 子 回 去 。 。 此 时 , 她 已 经 知 道 丈 夫 #21100%; 毒 , 艾 滋 病 毒 化 验 结 果 阳 性 , 但 她 仍 然 不 想 相 信 。 这 一 凶 信 很 快 传 出 去 , 灾 难 接 踵 而 至 。 夫 妇 俩 先 后 被 解 雇 。 亲 熟 变 得 陌 生 , 甚 至 父 母 也 不 敢 接 近 。 没 有 钱 , 没 有 粮 食 , 只 得 眼 巴 巴 地 等 着 双 方 父 母 的 支 援 。 他 们 屡 次 迁 徙 , 但 那 种 歧 视 总 像 恶 魔 缠 身 , 挥 之 不 去 甩 之 不 掉 。 住 不 几 天 东 家 又 婉 言 赶 走 。 冷 落 的 目 光 , 伤 人 的 语 言 , 天 天 像 利 刀 刺 割 着 巨 大 的 创 伤 。 孤 独 绝 望 、 痛 苦 煎 熬 之 余 , 他 们 曾 不 只 一 次 想 寻 短 见 , 但 看 着 小 小 的 生 命 何 明 孝 又 于 心 不 忍 。 他 们 像 躲 在 黑 暗 里 怕 人 追 赶 的 野 兽 , 这 种 日 子 延 绵 了 整 整 一 年 。
nbsp;nbsp; “ 突 然 公 婆 敞 开 大 门 接 我 们 回 去 ” 。 阿 惠 说 着 , 绽 开 笑 容 。 这 笑 容 如 果 不 知 她 底 细 的 人 , 就 会 以 为 她 在 讲 述 别 人 的 遭 遇 或 者 正 在 每 时 每 刻 啃 啮 折 腾 着 她 的 这 一 切 早 就 过 去 了 。 只 见 她 双 眼 炯 炯 有 神 。 尽 管 困 难 重 重 , 种 种 歧 视 有 如 千 斤 压 顶 , 她 的 生 存 渴 望 , 活 得 有 益 的 渴 望 不 但 不 消 失 反 而 与 日 俱 增 , 总 想 冲 出 墙 外 。 要 找 事 儿 干 哪 ! 她 于 是 参 加 了 海 防 市 艾 滋 病 毒 感 染 者 的 海 鸥 俱 乐 部 。 她 感 慨 地 说 : “ 参 加 了 几 次 活 动 才 消 除 了 自 卑 感 。 终 于 有 一 天 我 站 在 俱 乐 部 全 体 会 员 面 前 说 出 自 己 的 遭 遇 , 一 切 压 抑 这 才 消 除 殆 尽 。 我 感 到 心 头 出 奇 地 轻 松 舒 坦 , 痛 苦 的 日 子 结 束 了 , 我 知 道 自 己 在 有 生 之 年 应 该 做 什 么 。 结 果 , 你 都 看 见 了 ” 。

要 活 着

nbsp;nbsp; 工 作 把 他 们 夫 妇 匆 匆 卷 走 , 根 本 没 有 时 间 回 顾 自 己 所 做 的 事 情 。 从 黑 暗 回 到 光 明 , 阿 惠 是 很 稀 罕 的 人 愿 意 出 现 在 报 刊 上 , 并 参 加 很 多 艾 滋 病 宣 传 组 织 , 是 几 乎 所 有 研 究 这 种 世 纪 病 的 组 织 和 研 究 院 的 熟 人 。 她 成 立 以 海 防 市 “ 红 凤 花 ” 为 名 的 艾 滋 病 感 染 者 组 织 。 该 组 织 问 世 不 到 一 年 , 开 展 了 大 量 活 动 : 防 治 艾 滋 病 宣 传 , 照 顾 末 期 患 者 , 捡 拾 废 弃 注 射 器 、 注 射 针 。 她 家 的 电 话 031 8422747号 早 已 成 为 艾 滋 病 咨 询 热 线 。 当 年 的 仙 浪 县 姑 娘 变 成 了 热 心 活 跃 的 妇 女 。 “ 跟 同 境 遇 的 人 接 触 多 了 我 才 知 道 情 况 很 糟 糕 。 人 们 不 死 于 病 却 先 死 于 歧 视 。 我 有 幸 得 到 家 庭 的 关 怀 , 许 多 人 则 是 在 孤 独 中 度 过 最 后 日 子 , 所 以 我 要 趁 有 生 之 年 尽 可 能 做 点 事 儿 帮 助 他 们 。 ”
nbsp;nbsp; 阿 惠 的 婆 婆 刘 大 婶 告 诉 我 说 : 阿 惠 的 孩 子 上 幼 儿 园 , 不 得 同 其 他 孩 子 坐 在 一 起 吃 饭 , 而 坐 在 一 角 自 己 舀 饭 吃 , 吃 得 多 少 算 多 少 , 没 人 跟 他 玩 。 阿 惠 只 好 让 孩 子 在 家 里 , 因 为 他 还 太 小 , 无 法 懂 得 人 们 对 他 的 冷 落 。 2004年 5月 初 , 她 决 定 送 孩 子 去 化 验 。 化 验 结 果 阴 性 , 使 全 家 人 喜 出 望 外 , 可 是 社 会 的 歧 视 还 很 严 重 , 孩 子 仍 要 呆 在 家 里 。nbsp;
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随 同 阿 惠 夫 妇 走 遍 了 大 街 小 巷 , 散 发 宣 传 单 张 , 捡 拾 注 射 筒 和 针 , 照 顾 患 者 。 走 了 一 天 , 夕 阳 斜 照 才 返 回 下 里 街 68号 。 我 们 坐 在 檐 廊 休 息 。 这 时 阿 惠 全 家 人 正 在 看 她 的 孩 子 舞 狮 , 一 个 个 笑 逐 颜 开 。 我 觉 得 心 头 温 暖 , 不 禁 想 起 早 上 阿 惠 说 的 话 : “ 人 能 活 多 久 不 重 要 , 重 要 的 是 活 着 为 什 么 …… ” 。 我 不 想 跟 她 说 : “ 假 如 …… ” 是 的 , 每 个 人 的 命 运 不 同 , 人 生 是 不 会 有 “ 假 如 ” 的 。 只 是 暗 自 说 道 : 小 孝 啊 ! 你 长 大 了 可 以 自 己 的 父 母 亲 为 骄 傲 。 他 们 是 英 雄 父 亲 、 英 雄 母 亲 , 是 卓 越 的 人 。

nbsp;/中 坚nbsp;nbsp;nbsp;nbsp; 图 /仲 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