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1/2021 15:20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革新35年中的对外工作烙印:与民族并肩同行 为祖国效力 为人民服务

据《人民报》,胡志明主席生前已叮嘱对外工作应一直为民族的利益而服务。为落实他老人家的教诲,历经35年革新征程,越南对外工作一直与民族并肩同行,一直为祖国效力,一直为人民服务。

在每个时代转折点上,外交部门已继承老一辈的外交传统,坚定不移和灵活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胡志明思想来准确地预测、分析和总结国际、地区形势,从而推行思维革新和采取针对性措施。

1986-1995年阶段:我国解除制裁和摆脱危机

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地区乃至世界局势出现动荡,社会主义在世界上陷入深刻危机。在越南,形势十分困难,经济危机十分严峻。面临风波的时候,我党已重新评估世界形势,从而确定新形势下对外路线与政策。在1986年12月召开的越共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我国对包括经济、社会制度不同的国家在内的各国之间合作分工扩大趋势有新意识。我党在思想上发生重要转折,这体现在越共第六届中央政治局1988年5月20日作出的关于新形势下对外任务与政策的第13/NQ-TW号决议上。据此,我党指明“斗争与合作是和平相处的”,并认为在经济强大、国防足够强大,国际合作关系扩大的基础上,我们会具备能力维护独立和成功建设社会主义。

90年代初的窘迫情况继续对改革有关时代的思想提出要求。我党表示,世界仍处于社会主义过渡时代,同时指出国际化、民主化等大趋势,国际关系中的和平、合作趋势。越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已阐述了越南的对外主张。据此,我国想当做世界各国的朋友、合作伙伴,实现对外经济关系多元化。有关世界局势与时代的新世界观已为越南解除制裁、广泛发展对外关系打开大门和创造便利条件。越南1991年和1995年先后与中国、美国实现关系正常化,与地区、周边国家和世界上重要国家促进关系,1995年加入东盟。

1996-2010年阶段:我国拓展关系和融入国际经济

步入90年代中期,我国已摆脱经济社会危机,为国家新发展阶段创造必然前提。与时俱进的和平、全球化、民主化大趋势日益得到巩固与加强。政治社会制度不同的大国小国日益参加合作与竞争进程以及地区乃至国际互联互通活动。越南因坐落在以高速蓬勃发展的亚太地区而享有利于发展的空间。上述的特点和趋势已促进国际关系和各国对外政策中的多元化。

在地区和世界的变化中,越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1996年)已肯定奉行独立自主、开放,推动国际关系多边化、多样化的对外政策的准确性。越共九大八中全会决议(2003年)已制定出有关伙伴与对象、合作与斗争的新对外思维。这是越南在国际关系中化解分歧、增加双重利益的基础。这一阶段的突破口之一是越共八大(1996年)、越共九大(2001年)和越共十大(2006年)有关融入国际经济的主张。我们已妥当处理有关独立自主与融入国际之间关系。越南已加入《东盟自由贸易协定》,2001年与美国签署双边贸易协定。越南也已参入一系列重要多边机制,诸如:亚欧会议(1996年)、亚太经合组织(1998年)、世贸组织(2007年)。越南于1997年、1998年、2005年、2006年先后主办法语国家组织峰会、东盟峰会、亚欧会议、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担任联合国安理会2008-2009年任期非常任理事国等。

2011年至今:推动关系深入发展和全面融入国际社会

步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合作与发展仍是大主流,但是由于面临大国之间竞争的许多挑战,世界经济陷入危机和不可持续复苏。第四次工业革命和科技的强劲发展一方面为实现创新增长、数字化转型注入新动力,另一方面若赶不上数字纪元就面临落后危机。经历20年推行革新,我国的声威与实力有明显提高。越南地缘政治地位在各国对本地区的政策中继续提升。

在此背景下,越共十一大(2011年)已全面地将“融入经济”提升为“主动且积极融入国际”。全党、全民对新形势下融入国际的统一认识已体现在越共中央政治局2013年4月10日作出的第22-NQ/TW号决议上。越共十二大(2016年)已对继续拓展融入国际的范围、领域和程度作出重要政治政策。《直到2020年国际融入总体战略 - 2030年愿景》已细化上述这些内容和制定具体的行动计划。有关多边外交的思想发生了重要转折。据此,越共中央书记处2018年作出有关力推和提升至2030年多边外交的第25-CT/TW号指示,由越南“参加”转向“主动参加”并发挥我国带领的“核心”作用。各对外部门根据越共中央政治局2011年作出有关新形势下继续改革和提升民间对外工作的第04-CT/TW号指示和越共中央政治局2019年作出关于新形势下加强和提高党的对外关系效果的第32-CT/TW号决议所示的工作方向日益全面配合开展对外工作。

结果,越南已与包括所有大国、二十国集团中的17个国家、东盟十国在内的30个国家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和全面伙伴关系。越南已主动对许多自由贸易协定进行谈判,其中两个新代协定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及进步协定》和《越南-欧盟自由贸易协定》,同时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越南一直以来积极参加东盟共同体建设进程,参加维和活动。越南也已担任东盟2020年轮值主席国和联合国安理会2020-2021年非常任理事国。自2016年以来,我国各地已主动实现国际社会融入,发扬各地、各产业的优势。我国在融入国际政治、国防安全、社会、文化、科技等领域的过程中得到强劲推动并取得积极且切实结果。

对外工作的成就与教训

如越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阮富仲所表白,“我国的宏图、潜力、地位和威信从未如此之高”。首先,我国在对外工作中已妥当处理对周边国家、大国、战略伙伴国、全面伙伴国和其他合作伙伴国的关系。其二,基于民族前进发展的渴望和心态,我国对外工作已灵活地开展,创造便利国际条件,吸引各种资源服务于发展和提高国家地位。其中以人民群众和各地企业为中心。其三,对外工作已为牢牢捍卫祖国领土、海洋、岛屿主权做出重要贡献。其四,对外工作尤其是多边对外已为提高越南的地区、国际地位、威信及作用作出贡献。

上述成就是在瞄准时势,学习借鉴,汲取经验的基础上取决于党的准确对外主张路线的。首先是基于国际法、平等互利的基本原则坚定不移和最大限度地发挥国家-民族的利益。其后是汲取有关对外工作的经验,即一直从对内工作出发,为对内工作服务和依靠于对内工作,是发扬党的对外工作、国家的外交政策和民间交往之间以及外交、国防、安全之间的综合力量。对外工作始终根植于国家发展目标。对外工作是对内工作的延长之手,是实现发展渴望的有效手段。再说,对外工作的效益大大依靠于国家的潜力与威望,典范例子之一是越南对打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努力已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此外,我们已吸取有关将优势化为实力的经验,利用对外关系网络、政治杠杆、国家的地位来取得超越国家的硬实力界限的结果。

新阶段的对外工作

今后,地区和国际形势继续发生迅速变化,存在着诸多不稳定因素。和平、合作与发展,全球化以及国际融入仍是大主流,但因大国之间竞争和新冠肺炎疫情而遭遇诸多阻碍与挑战。在世界上处于至关重要位置的亚太地区是全球经济的重要引擎。不过,本地区还隐藏着诸多不稳定因素,东海和湄公河局势是其中之一。经过35年革新,越南的地位与实力已有强劲提升。政治社会形势稳定,经济的规模、潜力与实力有明显提高。

我们在国际形势面临前所未有的错综复杂的背景下将制定出至2030年和2045年充满期待且长期的发展目标。因此,今后的对外工作的使命是任重道远的。优先首要任务是全力以赴实现发展的渴望,将越南建设成为幸福且繁荣的国家。越共十三大政治报告草案已展现对建国卫国事业具有战略性意义的对外工作的重要性和先锋作用。实现此任务的基石是继续“建立日益稳健的全面、现代外交”和同步全面展开党对外、国家外交和民间对外。(完)

(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政府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范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