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2/2019 09:52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号称“隐居黑龙”的大武师飞龙

平定省大武师飞龙一生共上擂台87次、击倒对手68次、平局1次,没有输过,1966年获越南冠军,1968年获印度支那冠军,是当时越南南方擂台上的“杀手”。一生战功赫赫并为平定省乃至越南武术发展事业效劳的他如今年纪已高,在平定省安溪岭修建武堂,专门研究和传授武术。 
1975年之前,越南南方武术蓬勃发展。许多武馆相继问世,武术高手不断涌现,越南武术处于鼎盛时期。

当时,平定省各武术村成为习武者的摇篮,为南方各省擂台提供实战选手。60年代,飞龙成为一个奇葩现象。号称“独孤求败”的他曾上台87次、击倒对手68次、平局1次,没有输过,1966年获越南冠军,1968年获印度支那冠军。

大武师飞龙原名陈国龙,1944年生于平定省西山县的武术世家。祖父、父亲和伯父都是著名武术高手。6岁他就开始与武术打交道。10岁,父亲送他到昆嵩金福喇沙会学校读书。到10年级,他竟辍学回家,请求父亲聘师习武。



飞龙门派掌门大武师飞龙(75岁)。本报记者 清和 摄

大武师飞龙施展“猴王夺果”——飞龙门派“以柔克刚”的典型招式。本报记者 清和 摄

大武师飞龙表演“青蛇出洞”——飞龙门派灵活多变的典型招式。本报记者 清和 摄

大武师飞龙施展“猴王出世”招式。本报记者 清和 摄

大武师飞龙除了研究和练武外,还喜欢亲近自然、舒心健体。本报记者 清和 摄

知晓儿子对武术的痴迷,陈先生走遍各地给他聘请最好武师。因家境好,他有条件专门修炼武功。

数年内,飞龙师拜徒手击倒野猪而被誉为“猪神”的阮泰山、熟练多种套路和拳击的郑少英等优秀武师习武。学海无边,飞龙并不满足,再次恳求父亲另请高明。看到儿子如此痴迷武术,陈先生焦虑不安。他严禁儿子习武并吓唬:“如果继续习武,我砍掉你的手”。但不久,飞龙又偷偷跑到富吉县,向黄柳武师拜师学艺。

后来,飞龙透露习武的原因。当时,他家打算在西原开辟一个橡胶庄园而割胶工人来历复杂,有逃兵或逃犯。他习武以自卫防身和管理这些工人。橡胶园没有办成,他的武术情结却越来越深,不知不觉地走上武术生涯。

那时,黄柳武师遐迩闻名,学员无数。从师五年后,飞龙开始登上擂台,屡战屡胜,在平定省声名鹊起,许多身强体壮的师兄都败在他手下。

在平定省一段时间,飞龙离开家乡,投军西原、西贡、西部地区的武馆。投军哪家武馆得随哪家馆长的姓氏。“在李春造武馆,我是李国龙。在黄前武师的武馆,人家称我为黄龙。而在“武王”明景的武馆,我是明龙。总之,飞龙、李国龙、明龙还是黄龙都是我”,他说。

因为投军多家武馆,所以他上台的次数比别人多。

他表示,参加比武的目的是想检验自己的武艺,不是为了出名。只要听到哪里有出名高手,他就去比高低。正因如此,他曾遇到不少麻烦,有的对手出于妒忌找他闹事报复,但他的武艺越来越高,挣到的钱也越来越多。赏金主要来自观众。有时一场比试,他所赚的钱可买到10辆当时最流行的日本进口本田摩托车。

60年代是他武术生涯的巅峰。1966年,投军“武王”明景武馆时,他曾打败边和高手陈强,荣获越南冠军。1968年,明景大师带他赴柬埔寨金边比试,获得印度支那冠军。其后他返回老家开设武堂。

谈及轰轰烈烈的武术生涯,大武师飞龙有很多难忘的回忆。记忆最深的是,有一次他邀约西贡堤岸华人武术高手——南越政府军警中尉马成莱较量不成,两人却结为好友,经常往来,共磋武艺。



大武师飞龙(左四)是平定民族武术研究、保护与发展部的成员。图/资料

大武师飞龙与门徒合影。图/资料

大武师飞龙与小学员合影。图/资料

大武师飞龙与平定省女弟子合影。图/资料

大武师飞龙与徒弟清平武师合影。图/资料

两名澳大利亚弟子拜访师傅。图/资料

1968年,飞龙与南越政府装甲兵高手比试,第一回合还没结束,对方已被打倒在地。对方的战友 不甘失败,阴谋杀害他报仇,飞龙得避难一个多月才能平安回家。

1975年后,大飞龙受邀担任平定省西山县武术协会主席。1980年,义平省(今广义省和平定省)体育厅请他做省传统武术队教练,负责光中博物馆武术培训工作。近期,他成为越南平定民族武术研究、保护与发展部的成员。

一生战功赫赫并为平定省乃至越南武术发展事业效劳的大武师飞龙如今年纪已高,在平定省安溪岭修建武堂,专门研究和传授武术。从此,武林界称他为“隐居黑龙”。

如今,他的徒弟数以千计,在全国数十个省市、甚至澳大利亚和美国都有飞龙门派的武堂。现年75岁的他每天仍坚持练武授徒,精神矍铄,身体结实。

 
文/清和
图/清和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