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2/2019 16:39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北部边界保卫战——胜利和历史教训

1979年2月17日,为落实事先蓄谋已久的计划,中国当局向越南北部边界莱州省风土县至广宁省芒街发动了侵犯越南领土的大规模攻击。

2019年,值此北部边界保卫战40周年之际,越通社摘登越南历史科学协会会员陈友辉题为《1979年捍卫祖国北部边界战争——胜利和历史教训》的部分内容。

中国是越南的邻国。在革命斗争过程中,两国人民关系十分密切,双方相互团结,互相帮助。但在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战争取得胜利(1975年)之后,两国关系就开始恶化。1979年初,当越南人民军进攻和推翻波尔布特政权以协助柬埔寨人民摆脱种族灭绝制度时,中国政府和部分国家极力宣传歪曲越南志愿军在柬埔寨领土上的存在的事实。当时国际格局正发生深刻的变化,苏联-中国矛盾加剧,中国-美国关系显著改善,中国和美国均将苏联视为“头号敌人”。

经过多次向越南进行军事挑衅之后,1979年2月17日,中方动用6万士兵和500多辆坦克和装甲车,以及多达数千门的各类大炮,在越中边界全线从莱州风土县至广宁省芒街发起侵犯越南领土的攻击。

中国当局对越南北部边界发起攻击的四大基本目标包括:

其一,迫使越南志愿军撤出柬埔寨,为波尔布特恢复力量,保住剩下的根据地,继续从事破坏刚设立的柬埔寨革命政府的活动等创造有利条件。

其二,争取包括美国在内的正在从事破坏越南革命活动的各大国的帮助来协助中国实施“四个现代化”(即工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国防现代化、科学技术现代化)。

其三,破坏越南国家经济、国防设施,煽动暴乱,迫使刚取得1975年抗美救国战争胜利后的越南的国家军事和政治地位下降。

其四,向东南亚地区各国“大秀肌肉”,同时试探苏联和世界舆论的反应,为该国后期搞军事冒险做好准备。

中方认定,凭借其军力在人员和武器装备的优势(步兵是越南的3.5倍、炮兵是越南的5.7倍、坦克和装甲车数量是越南的9.8倍),中国军队将能迅速粉碎越南边界防御系统,另一方面,越南军队一大部分力量在柬埔寨执行国际任务,因此北部边界救援将遇到诸多困难。

从该认定出发,中方提出迅速占领部分重要高地,然后根据实际情况深入进攻越南内地。尽管如此,实际上,中国军队已经遭到越南各方面的强烈反击。

战争初期,越南方面主张不动用战略后备军参与战争,也不匆忙从南方撤回主力军,而将动用当地综合力量,动用第一军区和第二军区的当地武装力量,同时补充一部分救援力量。


历经十天的战斗,第一军区和第二军区的武装力量和越南北部地区各省人民英勇顽强战斗,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缓解中国军队的“速打速战”计划,迫使对方动用战略后备军参战。

中方军力以人员和武器装备的优势逐步深入越南领土,分别占领老街省(2月19日)、高平省(2月24日)、甘堂(2月25日)和谅山(2月5日)等地……
 
在紧急情况下,越南政府决定调动各主力兵团,开展大规模的反击战争。1979年3月,越共中央军委、越南国防部已迅速将全部武装力量转移到北部,同时决定1979年3月2日在边界阵线成立第五军团。第一军团、防空空军军中和其他技术兵种的主力单位都处于备战状态。

为了发挥全国的综合力量,3月4日,越南国会常委会决定实行全国总动员,意在保卫祖国。

当时,中国由于遭受严重的损失而未能达到所提出的目标,同时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1979年3月5日晚,中国政府宣布撤军回国。为了表达善意,同时希望恢复两国友好关系。越共中央委员会、越南政府已命令北部边境地区武装力量和人民停止反击,为中国军队撤军回国创造条件。截至1979年3月18日,中国军队全部撤出越南领土。

越南军民的北部边界保卫战仅仅1个月(1979年2月17日至1979年3月18日),但其意义重大。越南军民共消灭了6.25万中国军队,击毁550辆军车,迫使对方撤军回国,完全挫败了中国执政者在印度支那半岛强加大国利益的阴谋。

越南人民的北部边界保卫战有助于肯定越共中央政治局、中央军委的政治军事路线和高瞻远瞩的战略指挥能力。

战争实践表明,越共中央委员会和政府一向肯定正当的自卫权利,坚决与侵犯国家主权的各种攻击作斗争,但同时也体现出渴望和平,希望停止战争,同中国建立良好的关系,为维护地区乃至世界和平与稳定的环境做出贡献。

为了在此战中获得胜利,越南人民也遭受了重大损失,伤亡干部和战士达3万多,数万名平民丧生。高平、谅山、甘堂、老街等市(县级)几乎完全被毁,总共320个乡、735所学校、41个农场、81家企业、38个林场受损,40多万家畜被杀或抢走。越南6个边境省约350万人失去了房子、财产和生活工具。

陈友辉博士认为,1979年的北部边界保卫战是具有特殊意义的历史事件,给越南革命事业留下了十分宝贵的经验教训,即是提高革命警惕精神,维护独立、自主、自强的路线,建设坚固的防守区,创新运用人民战争军事艺术,以及充分发挥前辈的人文思想等。(越通社-V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