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8/2021 12:05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越南橙剂灾难60周年:携手抚平橙剂之痛

有毒化学物质二恶英给橙剂/二恶英受害者带来无与伦比的痛苦和悲伤,将受害者推向极端境地,给历历代代留下后遗症。越南政府和国内外组织及个人已制定了多项活动和政策来支持越南橙剂受害者,部分减轻他们的痛苦,抚平战争留下的创伤。

1980年10月,越南成立了专门调查美国在越南战争中使用有毒化学制品造成的后果委员会(简称“10-80号委员会”),对美军在越南战争期间喷洒的有毒化学物质给人体和环境带来的残酷后果进行仔细调查。10-80号委员会的调查结果证实,橙剂/二恶英的危害极其严重,给越南人民和环境留下了沉重而持久的后果。

2004 年 1 月,越南橙剂/二恶英受害者协会成立。这是越南解决战争遗留问题迈出重要的一步,表明了党和国家对解决这一问题的深切关注。1999年3月1日,越南又成立解决美国在越南战争中使用的有毒化学品遗留问题国家指导委员会,简称为33指委会。

政府采取多项优抚措施和政策机制,关心支持化学毒剂受害者,本着“不让任何人掉队”精神,呼吁一些国家和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协助橙剂受害者减轻战争之痛 。

自1961年10月起,越南民主共和国(现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外交部向103个国家发出照会,指责美国在越南南部进行化学战。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的著名科学家、法学家、历史学家、记者都发出声音反对美军及其同盟在越南南部地区进行的化学战。

越南橙剂/二恶英受害者协会成立后立即向美国纽约布鲁克林法院提起诉讼,起诉37家美国化学公司生产并向美军供应化学毒剂,让美军在越南战争期间使用。

此案被美国法院驳回。虽然目标尚未达成,但已成功帮助世界各地人民更加了解橙剂灾难对越南环境和人体健康造成的巨大影响。这场斗争引起了强大的国际反响,不仅支持橙剂受害者,还支持在越南战争中与美国作战国家的受害者。

2015年,橙剂受害者、越裔法国人陈素娥女士向法国巴黎郊区埃夫里市(Evry)法院起诉越战期间向美军出售含二恶英化学毒剂供美军在越战中使用的26家美国化学公司。

陈素娥于1942年出生,原解放通讯社(现为越南通讯社)战地记者。她于 2014年5月14日向法国巴黎郊区埃夫里市(Evry)法院提交起诉状,起诉在越南战争时期为美军提供有毒化学品的美国各化学公司,使她感染了橙剂和患有其他危险疾病。她的两个孩子都感染橙剂。她的第一个女儿17月时逝世,其他两个女儿得阿尔法地中海贫血。

法国巴黎郊区埃夫里市(Evry)法院5月10日驳回了陈素娥女士的起诉,并宣布其无权审理与美国政府发动战争行动有关的案件。

陈素娥诉讼案件已延长多年,获得各国舆论的关注和众多人的支持。通过该案件,国际友人更加了解越南风土人情、越南橙毒剂受害者以及战争给越南人民造成的严重后果。

从一个单身独行的人,陈素娥现在已有来自世界各国的成千上万的支持者同伴,其中包括越战后出生的许多年轻人。

在部分国家和国际组织的支持下,越南政府和国防部开展了多项活动,以调查、研究及解决战争中留下的有毒化学品/二恶英后果,
为经济社会发展,巩固国防安全和为国家工业化和现代化建设营造稳定环境作出重要贡献。

岘港国际机场、边和机场及浮吉机场是遭受化学毒剂/二恶英最严重的3个地方。其中,边和机场是受污染最严重的,受污染总面积达到51.5万立方米,此地区污染浓度比工业土地和经营土地中规定的标准高出92倍。

截至2021年6月,在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的支持下,越南彻底处理了受二恶英污染污染的约9万立方米泥土和土地;在岘港机场孤立并安全管理约5万立方米土地,向当地政府移交了超过32公顷安全土地;在边和机场孤立受二恶英污染的15万立方米土地等。

截至 2020 年 5 月,美国国会已批准总额为 3.28 亿美元的资金,供美国政府与越南政府配合解决美军在越南战争期间使用的有毒化学品二恶英造成的后果。截至 2020 年 4 月,美国国会已批准超过 8000 万美元用于美国政府实施越南橙剂受害者及残疾人扶持项目。

据越南橙剂/二恶英受害者协会的消息,越南和美国政府将继续配合解决战争遗留的有毒化学品二恶英问题。

越南前国防部副部长阮志永上将表示,包括美国人民和曾在越南参战的美国将领、军官在内的许多国家官员、人民,没有一个否认美国在越南造成的橙剂灾难。他们都希望减轻橙剂之痛。这是越南成功推动国际合作以解决战争遗留问题的巨大动力。(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