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5/2005 00:00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越南家庭今昔

nbsp;nbsp; 家庭是社会的核心,是群体凝聚的基础。弘扬东亚传统文化家庭观念的优良价值,建设 “ 文化家庭” 正成为今日越南社会的广泛运动。

nbsp;

Tư liệu
旧时四代同堂之家(法国刻板画)

Hoang Quoc Tuan
新的喜悦 Tư liệu
幸福

nbsp;nbsp;nbsp;nbsp; 家 庭 是 社 会 的 核 心 , 是 群 体 凝 聚 的 基 础 。 弘 扬 东 亚 传 统 文 化 家 庭 观 念 的 优 良 价 值 , 建 设文 化 家 庭正 成 为 今 日 越 南 社 会 的 广 泛 运 动 。

昔 日 越 南 家 庭
nbsp;nbsp;nbsp;nbsp; 越 南 家 庭 来 自 纯 朴 的 农 业 社 会 , 其 最 大 特 点 是 在 水 稻 农 业 生 产 中 形 成 , 依 血 统 关 系 定 居 , 即 便 迁 居 都 市 长 期 生 活 , 同 亲 戚 、 故 乡 、 村 庄 仍 然 保 持 着 密 切 的 关 系 。

nbsp;nbsp;nbsp;nbsp; 越 南 家 庭 是“ 家- 村- 国” 结 构 的 一 个 组 成 部 分 。 这 三 位 一 体 的 关 系 是 一 种 哲 理 , 一 种 凝 聚 剂 , 是 奇 妙 而 持 久 的 群 体 意 识 , 是 越 南 民 族 数 千 年 来 战 胜 任 何 天 灾 人 祸 的 永 恒 力 量 , 是 现 在 乃 至 将 来 形 成 越 南 民 族 群 体 力 量 的 因 素 。正 因 为 这 样 , 越 南 人 无 论 生 活 在 本 乡 , 外 地 或 出 国 谋 生 , 无 论 信 奉 什 么 宗 教 、 什 么 意 识 形 态 , 无 论 贫 富 , 社 会 地 位 高 低 , 都 时 时 刻 刻 向 往 家 庭 、 亲 戚 、 祖 先 、 故 乡 和 祖 国 。

供 奉 祖 先 的 美 俗 稳 固 地 维 护 了 越 南 的 传 统 家 庭 , 使 其 具 有 独 特 的 神 圣 文 化 色 彩 , 把 家 庭 与 群 体 凝 结 起 来 。
nbsp;nbsp; 情 义 是 维 系 家 庭 的 纽 带 。 子 孙 必 须 孝 敬 祖 父 母 、 双 亲 , 这 既 合 乎 人 情 又 顺 乎 天 理 、 天 道 。 父 母 爱 护 子 女 , 兄 弟 姊 妹 相 亲 相 爱 也 顺 应 天 理 , 从 而 定 为 礼 教 , 使 情 义 成 为 每 个 人 和 家 庭 、 社 会 成 员 相 处 的 准 则 , 是 有 文 化 的 美 好 表 现 。 情 义 使 家 庭 温 暖 , 子 女 信 心 坚 定 , 有 自 尊 心 , 对 家 庭 负 责 。
nbsp;nbsp;
越 南 和 东 亚 各 国 崇 尚 儒 教 道 德 , 人 人 讲 礼 节 , 依 三 纲 五 常 来 正 名 定 份 。 “ 三 纲 ” 简 单 地 说 就 是 封 建 社 会 的 三 种 主 要 关 系 : 君 臣 、 父 子 、 夫 妻 。 “ 五 常 ” 指 的 是 仁 、 义 、 礼 、 智 、 信 。 三 纲 表 现 社 会 秩 序 , 五 常 是 做 人 的 基 本 五 德 , 用 以 处 理 五 种 主 要 关 系 : 君 臣 、 父 子 、 兄 弟 姊 妹 、 夫 妻 、 朋 友 ( 又 称 五 伦 ) 。 过 去 东 方 道 德 以 家 庭 和 睦 、 安 乐 、 敬 上 让 下 为 根 基 , 扩 大 为 建 立 太 平 、 和 好 、 有 序 、 安 定 的 社 会 。
nbsp;nbsp;
在 传 统 家 庭 , 各 成 员 生 活 在 秩 序 严 格 、 上 下 分 明 的 群 体 里 。 这 在 某 种 程 度 上 成 为 约 束 个 性 的 捆 绳 , 使 人 不 易 追 求 自 由 民 主 , 独 立 平 等 , 容 易 满 足 于 安 乐 窝 的 生 活 , 缺 乏 闯 荡 、 冒 险 、 交 往 、 进 取 、 求 发 展 的 雄 心 大 志 。
nbsp;nbsp; 越 南 人 很 重 视 祭 台 上 的 香 火 。 哪 一 人 家 死 后 无 人 祭 祀 就 被 叫 做 绝 嗣 。 这 是 越 南 人 精 神 延 续 的 理 念 。 一 个 国 家 , 一 个 民 族 , 一 个 家 庭 , 应 该 与 时 间 永 存 。 越 南 人 不 但 为 自 己 、 为 现 在 而 活 , 还 为 儿 孙 、 为 祖 国 的 未 来 而 活 。 这 是 越 南 观 念 , 越 南 意 识 。

今 日 越 南 家 庭
nbsp;nbsp; 在 国 家 实 现 工 业 化 、 现 代 化 , 融 入 国 际 的 和 平 时 期 的 新 生 活 中 , 我 国 人 民 依 然 保 持 着 并 且 良 好 地 发 扬 传 统 家 庭 的 优 良 文 化 价 值 。 除 了 多 代 同 堂 ( 祖 父 母 、 父 母 、 子 孙 ) 的 家 庭 外 , 核 心 家 庭 ( 父 母 与 子 女 )所 占 比 重 更 大 。 家 庭 结 构 更 轻 巧 , 活 跃 , 男 女 平 等 , 几 乎 所 有 儿 童 都 能 上 学 , 受 到 早 期 医 疗 照 顾 。 我 们 及 早 发 现 了 市 场 体 制 的 负 面 , 可 能 冲 毁 社 会 道 德 和 家 庭 道 德 。 因 此 , 必 须 着 重 维 护 和 弘 扬 家 庭 优 良 的 道 德 、 文 化 传 统 , 加 强 家 庭 责 任 心 教 育 , 形 成 越 南 家 庭 的 生 活 方 式 、 人 格 和 本 领 。 国 家 的 官 方 文 件 明 确 规 定 : “ 强 化 家 庭 对 其 成 员 进 行 教 育 培 养 的 责 任 , 建 立 有 文 化 的 生 活 方 式 , 使 家 庭 真 正 成 为 每 个 人 的 安 乐 窝 , 成 为 社 会 的 健 康 细 胞 。 ”nbsp;

nbsp;nbsp;nbsp; nbsp;市 场 体 制 的 负 面 正 在 一 定 程 度 上 改 变 、 削 弱 家 庭 的 凝 聚 。 家 庭 成 员 间 的 联 系 变 得 疏 松 。 不 少 家 庭 只 在 晚 饭 时 相 聚 , 彼 此 感 情 交 流 少 了 , 对 儿 女 的 学 习 关 心 少 了 。 有 些 家 庭 父 子 、 兄 弟 姐 妹 、 夫 妻 感 情 被 金 钱 挫 伤 。nbsp;
nbsp;nbsp;nbsp;nbsp;一 些 富 裕 官 员 和 商 人 的 子 女 追 求 享 乐 , 目 无 法 纪 , 离 婚 、 赌 博 、 #21100%; 毒 等 现 象 有 滋 长 趋 势 , 令 人 忧 虑 。
nbsp;nbsp;
多 年 来 越 南 发 动 了 全 国 范 围 的 大 规 模 运 动 : 建 设 “ 文 化 家 庭 ” , “ 全 民 团 结 , 建 设 社 区 文 化 生 活 ” , 旨 在 建 设 有 文 化 的 家 庭 , 建 设 家 庭 与 群 体 、 家 庭 与 自 然 环 境 的 关 系 , 树 立 家 庭 的 守 法 意 识 、 公 民 意 识 。
nbsp;nbsp;
越 南 国 家 颁 布 了 多 项 以 巩 固 和 完 善 家 庭 为 目 的 的 法 律 , 如 土 地 法 、 婚 姻 与 家 庭 法 、 继 承 法 等 等 ; 同 家 庭 有 关 的 政 策 , 如 人 口 、 学 费 、 助 学 金 、 住 院 费 等 政 策 ; 女 干 部 、 女 劳 动 政 策 , 少 数 民 族 政 策 , 荣 军 烈 属 政 策 , 住 宅 政 策 , 老 年 人 政 策 , 孤 寡 及 不 幸 人 政 策 等 等 。
nbsp;nbsp; 越 南 民 族 非 常 重 视 家 庭 , 将 会 良 好 地 维 护 民 族 文 化 特 色 , 同 时 创 造 性 地 #21100%; 收 人 类 智 慧 的 精 华 , 建 设 文 明 、 幸 福 、 进 步 的 家 庭 。

Tư liệu
黎杜玉(人口、家庭与儿童委员会家庭司司长

nbsp;nbsp;nbsp;nbsp; 自 古 以 来 , 水 稻 文 明 的 越 南 民 族 一 直 以 家 庭 为 根 本 单 位 。 越 南 人 的 感 情 、 心 理 同 家 庭 密 不 可 分 。
nbsp;nbsp;nbsp;nbsp;nbsp; 在 当 前 与 国 际 交 流 、 接 轨 的 趋 向 下 , 越 南 家 庭 发 生 了 一 定 的 变 化 以 适 应 新 时 代 的 发 展 。 家 庭 里 的 平 等 、 民 主 关 系 是 现 代 家 庭 文 化 的 特 征 。 每 个 人 的 自 由 权 得 到 发 挥 , 每 个 人 的 正 当 隐 私 得 到 尊 重 , 子 女 的 意 见 、 愿 望 得 到 父 母 注 意 倾 听 , 每 个 成 员 的 独 立 自 主 、 创 造 性 得 到 鼓 励 发 展 。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阮英俊到养老院看望姐姐阮氏莲老大娘
nbsp;nbsp;nbsp;nbsp; 孤 寡 老 大 娘 阮 氏 莲 ( 88岁 , 河 内 养 老 中 心 ) : 我 丈 夫 过 世 , 后 来 我 母 亲 也 过 世 , 从 那 时 起 我 孤 单 一 人 过 日 子 , 非 常 寂 寞 , 不 像 别 人 那 样 有 温 暖 的 家 庭 。 每 看 到 邻 居 、 朋 友 家 庭 欢 聚 一 堂 , 我 更 渴 望 享 受 到 这 样 的 幸 福 。 我 没 有 儿 女 好 给 他 们 以 母 爱 , 没 有 孙 子 好 给 他 们 的 婆 爱 , 反 过 来 也 享 受 不 到 儿 孙 的 情 感 。 而 那 是 每 个 人 , 尤 其 是 像 我 这 样 的 老 年 人 在 一 起 , 我 的 寂 寞 减 轻 了 , 没 有 孤 独 感 。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乔贵功同养母和弟妹们在SOS儿童村
nbsp;nbsp;nbsp;nbsp; 乔 贵 功 ( 21岁 , 河 内 SOS儿 童 村 ) : 我 三 岁 失 去 了 父 母 , 七 岁 被 送 到 SOS儿 童 村 养 育 。 这 是 专 门 收 容 特 困 孤 儿 的 村 子 。 时 间 流 逝 , 转 眼 间 14年 过 去 了 , 现 在 我 已 经 成 为 河 内 交 通 运 输 大 学 建 设 经 济 系 四 年 级 生 。 SOS有 许 多 屋 子 , 每 间 屋 由 一 位 “ 妈 妈 ” 负 责 。 初 时 叫 “ 妈 妈 ” 觉 得 别 扭 , 现 在 觉 得 好 温 暖 。我 酷 爱 这 个 家 。 我 们 班 级 没 有 像 我 这 样 的 孤 儿 。 不 少 时 候 , 看 见 同 学 们 放 学 后 高 高 兴 兴 地 返 回 温 暖 的 家 , 我 不 免 感 到 难 过 , 但 只 是 一 闪 而 过 , 因 为 我 在 SOS村 也 有 了 自 己 的 家 给 我 慰 藉 。 日 后 成 家 立 室 , 我 将 努 力 给 子 女 创 建 幸 福 的 生 活 , 父 母 双 全 的 生 活 。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 教授博士潘卿nbsp;nbsp; 图/ 仲 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