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1/2020 11:18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西贡最后一位“旧书医生”

年届六旬的武文朗先生被顾客昵称为“旧书医生”,现是胡志明市唯一的旧书修复人。40多年来,他成功修复了数白万本旧书,为市民保留了无价的知识宝库。

在朋友的介绍下,我带上一本破损的旧书:巴赫金著《陀思妥耶夫斯基诗法》来到第3郡李政胜街一条小巷里朗老的住所兼工作室。乍一看,朗老就说:“这本书1985年印刷,是从北部带来的,在越南1985年版的这种书现存不到100册”。

他对书籍的精深知识令我非常惊讶。

通过交谈得知,15岁他在同学家开办的印刷厂打杂,1978年高中毕业后在一家合作社印刷厂打工,负责装订新书和修理旧书。他回忆说:“我两岁犯上小儿麻痹症右腿残废,不能追求文学教师梦,所以看到适合身体条件的装订书籍工作便选定了。”


西贡最后一位“旧书医生”武文朗。

朗老的住所兼工作室。

发霉和虫蛀的旧书。

顾客的旧书。

乳胶粘合书脊。

朗老修复旧书的工具。

朗老细心谨慎地逐页拆开……

老旧破损的书。

朗老细心修复旧书。

打孔穿线缝上。

许多年轻人找到朗老修复自己喜爱的书籍。

随着旧书的破损状况而采用不同的修复方法。大多数“病人”的病情非常严重,需要进行“大手术”。他细心谨慎地逐页拆开,清洁完毕依序叠好,打孔穿线缝上。

我带上一本破损的旧书:巴赫金著《陀思妥耶夫斯基诗法》来到第3郡李政胜街一条小巷里朗老的住所兼工作室。乍一看,朗老就说:“这本书1985年印刷,是从北部带来的,在越南1985年版的这种书现存不到100册”。
上世纪八十年代,不少书迷爱书如命,稍微破损就要翻新,旧书修复业很吃香。互联网出现后,阅读习惯渐渐淡化,顾客随之减少。朗老说:“一切工序都是手工操作,许多书纸质已经腐化,手重一点就会破烂,必须格外小心。一天只能做几本,即便鼎盛时期我也发不了财。”

朗老的顾客一般是大年纪人、旧书商或书藏家。然而,五年前,有一名小学男生跟着父亲带来一本开了线散了页的书请修复。朗先生问:“这种书现在出版很多,为什么不买一本新的,买价又比修价便宜”。男生答道:“因为这是老师给的礼物,所以我要保留它。”

朗老每天可以“治愈”3至5本书,每本报酬2万至5万越盾。有的顾客要求恢复原状,书皮破烂也只能修修补补,不换新的。他表示,这活儿挺有趣,能接触很多好书,我争取阅读,丰富了我的知识。

也许因为如此,像我的《陀思妥耶夫斯基》这样一本枯燥无味的文学理论书他一眼就认出了。朗老意味深长地说:“一本好书,你能看懂识透,体会深刻就会得益匪浅啊!”
 
报道/通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