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0/2020 13:24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芝陵番荔枝

谅山省芝陵县绵延起伏的石山被一望无际的葱绿番荔枝树覆盖着。1.5万公顷的番荔枝树沿着山坡伸展到山谷,漫山遍野绿油油的一大片,是谅山省最大的农业商品生产区。
从河内沿着1A号国道到芝陵县同莫镇芝陵桥,路边山脚采收番荔枝景象热闹非凡。芝陵镇傣族人黄文富浑身汗水湿透,伸出双手接住滑轮系统从山上运下的果篮,亲手选择最好的果子请我们吃。在夏末的艳阳下,品尝清甜的番荔枝,我们顿时忘却旅途的疲劳。

阿富哥津津有味地向我们介绍安装滑轮系统运送果子的创意。这里的滑轮运输线数以千计,节省人力又快速。


谅山省芝陵县绵延起伏的石山被一望无际的葱绿番荔枝树覆盖着。玉成 摄

每年8-9月是芝陵番荔枝成熟季节。本报记者 毕山 摄

早晨,果农在山上采收果子,利用滑轮系统运往山脚。玉成 摄

利用滑轮系统运往山脚。玉成 摄

 滑轮系统节省运输时间。本报记者 通善 摄

利用滑轮系统运往山脚。玉成 摄


果农在山上采收果子,利用滑轮系统运往山脚运到集散地。本报记者 毕山 摄

果农在山上采收果子,利用滑轮系统运往山脚运到集散地。本报记者 毕山 摄

谅山省芝陵县绵延起伏的石山被一望无际的葱绿番荔枝树覆盖着。宝鸳 摄

商贩在1A号国道旁收购番荔枝。本报记者 毕山 摄
运到收购分销商。本报记者 毕山 摄

其后,我们同阮氏香姐谈话时,得知她家在山上的番荔枝种植面积达2.7公顷,同时兼做收购分销商。她分享:“今年雨少,番荔枝大丰收。季初,我收购价每公斤4-6万越盾,现在,降至2至3万,供不应求。”

沿着1A号国道到同鹏镇—北方最大的番荔枝集市,熙熙攘攘景象吸引我们的注意。来自北水、平友、平莫等乡的大批果农赶来出售番荔枝。据说每天成交量多达50吨。

芝陵县人委会副主席韦农长指出,芝陵县和谅山省经常联合举行芝陵番荔枝节,以促进品牌推广活动。



早晨,北部最大的番荔枝集市熙熙攘攘,热闹非凡。本报记者 宝鸳 摄

商贩在同鹏集市收购番荔枝。本报记者 毕山 摄

同鹏集市每日番荔枝成交量达50吨,供应北方各省市。本报记者 宝鸳 摄

熙熙攘攘的同鹏番荔枝集市。本报记者 毕山 摄

包装以出售。本报记者 通善 摄

熙熙攘攘的同鹏番荔枝集市。本报记者通善 摄
芝陵产的番荔枝果大、皮薄、肉厚、核少、香甜,质量优于其他地区,受到国内市场的青睐。本报记者 通善 摄

上世纪60年代,北江省移民开始在芝陵种植番荔枝,由于气候土壤适宜,芝陵产的番荔枝果大、皮薄、肉厚、核少、香甜,质量优于其他地区。芝陵县是全国最大的番荔枝种植基地,面积超过1550公顷,年产量1.55万吨,价值超过4600亿越盾。
同莫镇果农黄文职说:“番荔枝成熟很快,采收期只有一周时间。希望有关机构研究出一种延长保鲜期或者加工成果汁的方法,有助于提高番荔枝的价值,更希望番荔枝可以空运走出国门,进军欧洲、美洲市场,就像北江省荔枝一样。”

芝陵番荔枝种植业为本地300多户果农带来了较高的经济效益,生活稳定。希望不久的将来,芝陵番荔枝能走向世界市场。


 

文/丰秋 
图/宝鸳  通善 毕山 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