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3/2018 22:35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春曲——UNESCO首例“跳“名录的遗产项目

越南春曲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做出史无前例的破格决定,那就是将其从《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转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由此,春曲遗产成为了世界关注、研究和议论的遗产现象。
2011年11月,富寿省春曲跻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4年后的2015年10月,富寿省文化体育旅游厅副厅长阮德水被派往法国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报告这一遗产的保护成果。
阮德水的报告充满说服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遗产科主任塞西尔·迪韦勒(Cecile Duvelle) 结论说:“我认为春曲的保护工作做得很好。凭着这个结果,我可以肯定地说春曲已经退出急需保护遗产名录。”
阮德水说:“春曲退出急需保护遗产名录,那么列入哪个名录呢?”


2011年11月,富寿省春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图/资料

 
在莱莲庙戏院陈列的春曲歌手服装。本报记者功达摄

春曲奏器只有小鼓和云板伴奏。本报记者功达摄

除了舞蹈外,春曲还使用扇子、酒壶等道具。本报记者功达摄

雄卢庙被定为春曲表演的场所,为游客服务。本报记者毕山摄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03年公约规定:“一个遗产不能同时列入两个名录”,但没有任何说明。塞西尔女士对阮副厅长意外的提问没有回答。思索一会儿,她说:“反正还是遗产嘛!”。
阮德水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再次质疑。最后塞西尔女士承认:“哦,对了!这是一种现象,许多遗产有类似越南春曲的情况,所以必须想个办法处理。”
阮德水立即回应:“我们建议把春曲转入人类代表作遗产名录。”这是前所未有的提议!
塞西尔女士承诺将在下届政府间委员会会议讨论这一提议,之后做出答复。
当年12月在纳米比亚共和国举行的第十届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会议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一项决议,依据“公约”的目标作出调整,并设立新的政府间委员会研究已列入遗产项目的名称修改时间表。

春曲传承者

当春曲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史前未有的现象时,富寿省的阮氏历艺人对这一遗产的传承经历又是另一种现象,在春曲4000年发展史上从未出现过。
春曲活宝物的传承经历
奇妙的巧合!阮氏历大娘担任春曲坊主的问题也曾经让当地耆老和地方政府头痛不已。
根据4000年来春曲坊的规定,只许男性担任坊主。现在竟有一个女人要坐上这把高贵的交椅,没有先例啊!
安泰春曲坊的高龄成员武河雄对我说:“雄王已把这使命交给她啦!”。



在4年多的时间里,阮氏历艺人一边为富寿省继承艺人传授唱春曲技能,一边维持安泰村春曲坊的活动。本报记者 毕山 摄

安泰春曲坊成员有近百名。本报记者 毕山 摄

春曲歌词经常与春曲祖地农民的生活劳动有关。本报记者 功达 摄

这听来是一种心理作用,但我相信历大娘的案例还有其他令人信服的理由。
阮氏历的父亲是春曲祖地著名的春坊主阮必胜艺人。他去世之前,把记录31首古春曲的本子放在女儿手里,嘱咐她继承家庭演唱春曲的传统。
对一个还不识字的5岁女孩来说,父亲的遗愿当然很难实现。全凭祖父孜孜不倦地给孙女教唱。13岁那年,她已能唱好本子里的全部古春曲了。
从1979年,阮氏历长大成为一名美丽的村女后,自己独立开办免费春曲学唱班,一直延续至今,学生遍布富寿省各地。
当下,她的得意门生阮氏娥艺人已成为金德春曲坊主——富寿省第二位春曲女坊主。
遗产主人培训班
2011年,当春曲被列入《急需保护的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时,能唱好全部古春曲调的艺人只有7位,其中有阮氏历大娘。
这是富寿省要面对的危机。因此,当地政府很快启动了“保护和发展活宝物”活动。



阮氏历艺人对这一遗产的传承经历又是另一种现象,在春曲4000年发展史上从未出现过。本报记者毕山摄

在安泰春曲坊,每逢周末两天阮氏历艺人都开班教唱。本报记者毕山摄

 
目前,富寿省古春曲坊的接班人培训工作日益得到重视。本报记者 毕山 摄

春曲舞蹈与音乐、诗歌、腔调和谐结合。本报记者 毕山 摄

安泰春曲坊俱乐部小陶娘在村祠亭厂春曲。本报记者毕山摄

7位艺人同时肩负双重任务:第一,维持现有4个古春坊的活动;第二,开办训练班,培养接班人,“我们管这叫遗产主人培训班”,富寿省文化体育旅游厅副厅长阮德水介绍说。

在4年多的漫长时间里,每逢周末两天阮氏历艺人开班教唱,前后培养了68名具备师资的艺人。目前,富寿省制定了春曲艺人称号晋封制度,以便勉励并肯定艺人对社会的贡献。


相传,雄王在战胜外寇班师回朝途中,遇见一群牧童在唱童谣便教他们文郞国雒越人的歌舞(春曲是其一)。后人在今富寿省金德乡建立莱莲庙作为春曲演唱亭。据古籍记载,莱莲庙是越人的第一个剧院。

在社区“播下遗产的种子”

祖地富寿省人民相信雄王时时刻刻都在后代子孙身边,观看他们演唱文郎国雒越人的春曲。
遗产世代相传,万古长青
富寿省越池市云富坊第五居民区原是春曲传播空白点。2003年一次参加雄王庙会,阮氏次大娘观看艺人们演唱春曲。从那天起,春曲旋律一直回荡在她耳边。这时候她才注意到所住街区有18座雄王庙中的一座,于是产生了设立春曲俱乐部的念头。

她去找那次庙会演唱艺人拜师学道。真巧,师傅就是阮氏历艺人。从师三年出科后,2006年她成立了春曲俱乐部并充当春曲俱乐部主任。成员从初期的10名现已增至96名,年龄小至5岁大至70岁以上。


今天,富寿省春曲运动广泛发展,许多春曲俱乐部问世。本报记者 功达 摄

越池市云富坊春曲俱乐部成员练唱春曲。本报记者功达摄

2011年,春曲歌手服装以红色奥黛和鸦嘴巾搭配本报记者功达摄

春曲舞蹈与春曲祖地农民的生活劳动有关。本报记者 功达 摄

汉氏秋兰老师说,金德小学是越池市首个教育机构把春曲列入历史、地理、道德等课。本报记者 功达 摄


目前,在越池市从小学到大学已经全面普及唱春曲教育。
正当这些遗产苗子快速发展的时候,在富寿省政府的支持下“遗产育苗”活动扩展到了教育领域。越池市金德乡的金德小学提出了“不会唱春曲不是金德人”的口号。副校长汉氏秋兰介绍说,1993年该校开始把春曲列入自选音乐课和了解当地文化的课外活动。2011年,富寿省申遗成功后,该校是越池市首个教育机构把春曲列入历史、地理、道德等课,教育学生爱护家乡的传统文化。

春曲——发展旅游的“桥梁”
2015年,在2015至2020年阶段旅游发展提案,富寿省将春曲古村游和城市游设为两个特殊产品。
参加春曲古村游的游客有机会在富寿省的古祠亭观赏民间艺人和春曲坊的演出。体验亚洲旅游公司导游莫文武透露,有一位加拿大籍文化研究家观赏春曲演唱后感慨地说:“艺人们只用两件简单的道具,就能奏出质朴典雅的旋律,真棒!”.



2015年,富寿省将春曲古村游和城市游设为两个特殊产品。本报记者毕山摄

 
雄卢庙被定为春曲表演的场所,为游客服务。本报记者毕山摄

参加城市游的游客则在参观莱莲庙、雄王庙、三江庙等的过程中观赏春曲演唱。
按照越南习俗,每当涉足祖地,人们都会来到雄王庙遗迹区进香礼拜。我在烧香礼拜时,那位高龄人所说的话依旧萦绕耳际:“雄王已把这使命交给她们啦!”

 
文/草薇
图/功达 毕山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