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7/2018 14:39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寄托和平渴望的姑林岛

在姑林岛的月圆之夜,第11号工作团90后姑娘阮氏梅熬夜共折235只千纸鹤,寄托着对东海和平的渴望。
姑林岛的疯狗浪
 
长沙571号船刚从庆和省金兰湾港口起航前往长沙岛县,海军政治部的黎文赠中校就通报说第11号工作团的首个落脚点是姑林岛,令我心潮澎湃。恰好在数月前,我亲手翻阅了1988年越南画报记者第一次出差长沙所拍摄的老图片,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正是姑林岛的传奇HQ505号登陆舰照片。


1988年3月,HQ505号登陆舰冲上姑林岛。本报记者 光荣 摄

1988年,HQ505号登陆舰船长武辉礼(戴帽子)和驻姑林岛战士收到家信,喜上眉梢。本报记者 光荣 摄

越南记者们与HQ505号登陆舰战士相见。本报记者 光荣 摄

 
为64名英烈在30年前鬼鹿角礁事件而牺牲的悼念仪式在571号长沙船举行。本报记者 通善 摄

将鲜花放下海,缅怀为捍卫长沙群岛领土主权权而牺牲的英雄烈士。本报记者 通善 摄

掉念仪式的激动片刻。本报记者 通善 摄

千纸鹤放下姑林岛海面,寄托越南人对和平的渴望。本报记者 通善 摄

太阳西下时,我们的571号船抵达姑林岛附近,因为落潮潮水浅,不能登陆。 

东海之夜,月色皎洁,映照得金波粼粼。我们怀着“一寸土失,万颗心痛”的沉重心情向往鬼鹿角礁。轻微的疯狗浪断续来袭,船只摇摇晃晃。

我们在甲板上举行仪式,悼念为捍卫长沙群岛领土主权权而牺牲的英雄烈士。黎文赠中校致辞,赞颂64名战士在30年前鬼鹿角礁事件不屈不挠的战斗精神,以生命保住眼前的姑林岛。工作团成员将千纸鹤、花瓣放入海,让海浪带去鬼鹿角礁。


祖国鸡啼声

次日清晨5时,571号船响起叫人起床的铃声。也许在城市呆久了,海上的鸡啼声令我特别激动,恍若置身越南乡村。 



在长沙群岛,姑林岛被视为海洋的“神眼”,渔民可在此地避台风、拿饮水和食物。本报记者 通善 摄

姑林岛上绿油油的滨玉蕊。本报记者 通善 摄

姑林岛上有13只狗,素有风口浪尖的“军犬”之称。本报记者 通善 摄

姑林岛有多种鸟类,最多为海鸥。本报记者 通善 摄

姑林岛有多种鸟类,最多为海鸥。本报记者 通善 摄

工作团成员与驻岛战士交流。本报记者 通善 摄

姑林岛士兵同第11号工作团告别。本报记者 通善 摄

我们乘坐汽艇登上姑林岛,驻岛战士以深情的拥抱迎接我们。政治指导员吴文布上尉介绍说:“驻扎楼建在1988年HQ-505号船冲上姑林岛的地方,成为确立越南海岛主权权的象征”。 

从姑林岛能看到鬼鹿角礁。同我们道别时,阮文强大尉说:“五月份,长沙海域风平浪静但隐藏着一阵阵的疯狗浪。我们决心保护祖国领海的每一块石头、每一只海鸟、每一片珊瑚。”他的话不仅对我们说,更是对64名英烈许下的誓言。


1988年3月,鬼鹿角礁事件爆发。4月,本报记者黎馥和荣光登上姑林岛HQ505号登陆舰作业,了解当时东海的紧张局势。 
 
文/通善 图/通善 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