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1/2020 14:30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天曲——神灵的曲调

在北部山区各省的岱、侬、傣三族信仰文化生活中,天曲被誉为“神灵”的曲调。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专家们发现了天曲的全球性人生观价值,其影响力超越了一个区域、一个省份甚至一个国家的范围,成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
在岱族语言里,“天”指的是“天爷”。天曲是一种民间信仰演唱,叙述人们祈求天爷颁赐吉祥和美好生活的旅程。因此,天曲反映生活的方方面面,从日常活动、村寨习俗到爱情、婚丧等,是一场富有吸引力的艺术表演,能够使人们沉浸在超现实世界中。研究家深入研究各种传统祭天典礼,明显看出岱族的人生观、世界观和文化特色。

“在岱侬傣三族生活中,天公(巫师)是民族的知识人士,经多识广、博大精深,能提供农事、生活等方面的咨询”。(越南民间文艺协会主席苏玉清教授、博士)
为了获得天曲艺术的全面看法,我们来到宣光省占化山区县——被视为岱族人独特而富有吸引力的天曲之摇篮。

我们在何蜕村农文素家参加岱族的父母祈安礼,由当地著名巫师高暹主祭。岱族人把男女主祭叫做天公天婆。他们是“天爷”派到下界作为人与神沟通桥梁的天神。祈安礼像村寨的节庆一样热闹。


宣光省占化县著名巫师高暹给岱族人的父母祈安礼做主祭。祈安礼是为50岁以上人士祈求健康长寿、平安、吉利的礼仪。本报记者郑部摄

在河内举行的“越北天曲”艺术节吸引谅山、太原等北部山区各省的岱、侬、傣族天曲艺人参加。本报记者毕山摄

宣光省占化县新安乡天曲俱乐部主任麻文团同俱乐部成员练唱新曲。本报记者郑部摄

岱族人侬氏芳兰艺人在“越北天曲”艺术节弹丁琴唱天曲。本报记者毕山摄 

宣光省占化县新安乡安盛村何氏整艺人向新安俱乐部最小成员传授唱天曲技巧。本报记者郑部摄

宣光省占化县新安乡新安中学天曲俱乐部练习唱天曲。本报记者郑部摄

老街省文盘县岱族妇女的串铃舞。本报记者陈孝摄

老街省文盘县岱族人唱下田节的天曲舞。本报记者陈孝摄

高暹巫师身着红色法衣,头戴红帽,手拿丁琴边弹边唱古天曲,拉开了祈安礼的序幕。在香烟缭绕和欢快的歌乐声中,人们有如走进与尘世迥然不同的神秘世界,在那里,事主的子孙正在祈求上天赐福,保佑父母健康长寿。

另外,我们还来到谅山省高禄县探索侬族人的天曲。以前,侬族人每当遇到不能理解的现象就举办祭天礼,邀请天婆弹唱天曲。天婆被看作天上的仙姑,手拿丁琴、唱着美妙曲调,把事主的愿望禀告诸神。



谅山省侬族献礼敬请天爷下凡参会。本报记者功达摄

侬族艺人侬氏林演唱古天曲。本报记者功达摄

越北文化艺术高等学校、越南村祠亭组同河内古街管理委员会在河内古街联合举办“越北天曲”艺术节。本报记者功达摄

侬族人的祭天礼一般持续两天,其内容包括祭祀祖先、敬请玉皇等。音乐曲调与祭礼内容紧密相连。谅山省民间文化研究家黄文包表示:“天曲与丁琴是侬族人的文化特色”。

“天曲既是一个民族文化社会生活极具史料性的信仰产品,又是文学、音乐、舞蹈、戏剧、绘画浑然一体的传世民间艺术精华”。(音乐评论家阮氏明珠
西北地区傣族的天曲则源于劳动,包含着岱族人文性浓重的悠久传统文化价值。天曲不仅是祭礼的辅助工具,还含有歌颂道德、贬斥不良行为、反映男女爱情以及热爱大自然、热爱国家的内容。天曲集诗歌、音乐、舞蹈于一体,启迪心灵之美,唤醒审美性和人文性。

我们又来到莱州省风土县孔姥乡参加傣族独一无二的天金方庙会。其独特之处在于充分反映傣族的宇宙观,认为宇宙分为人间和天境。诸位天爷宽容大量,每年都派天神到人间救人济世。天金方庙会于每年农历三月初十雨季前举行,是村民向天谢恩的机会。

在庙会里,村民特别准备一桌供品,以祭祀立村、抗敌护村的功臣。祭天礼结束后,在楠禄溪举行的泼水祈雨活动最为热闹。 

风土县数千人挤满了楠禄溪参加泼水祈雨比赛。按傣族人的观念,溪流是天爷下凡同人接触的地方。参赛的每个人将自身气息与这方天地交融,定会迎来丰收年。



老街省风土县孔姥乡白傣族的天金芳庙会于每年农历3月举行,以向天爷谢恩,并祈求风调雨顺、谷物丰登、幸福温饱。本报记者通善摄

傣族人认为,天爷下凡参加天金芳庙会在幡竿下榻,所以妇女们围着幡竿翩翩起舞,向天爷歌功颂德。本报记者通善摄

风土县傣族老艺人侬文雅是专为古天曲演唱伴奏的丁琴师。本报记者通善摄

侬文瑙老艺人是莱州省制作丁琴名匠。本报记者通善摄 

除了满足信仰需求和祈求吉利、平安、幸福之外,参加天金方庙会的俊男倩女可以借助唱歌跳舞、抛绣球、拔河、泼水等活动结交朋友或找到终身伴侣。

2019年12月12日在哥伦比亚波哥大(Bogota)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上,越南岱侬傣三族天曲被正式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文/丰秋-薇草
图/郑部-毕山-功达-陈孝-通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