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4/2021 22:46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古芝地道力争成为世界遗产之旅

古芝地道是胡志明市古芝县军民从1946年到1968年利用简陋工具挖掘的防御地道,为抗美战争的胜利做出了贡献。如今,古芝地道历史遗迹区成为了吸引国内外游客前来探索的地方。
奥秘地道系统
 
古芝地道由位于古芝县新富中和福永安两乡许多不同的地道组成。最初,地道既短又简陋,用于隐蔽、隐藏资料、武器,是抗战、通信联络力量藏身之地。每个村庄各有自己的地道,后来由于各村来往的需求,各地道相互连接,形成了一个不间断且复杂的地道系统。截至1965年,共挖掘了200公里地道和500公里外围战壕。隧道科学地形成3个不同的深层,上层距地面约3米,中层距地面约6米,底层深约8-12米,其中有多条大小通道和不同区域,如设有食堂、会议室、救护室、放影室、水井、厨房(有'黄琴'无烟行军灶)、通往西贡河的脱险路以及科学伪装的秘密地面通风系统。
截至1965年,共挖掘了200公里地道和500公里外围战壕。

古芝地道是在蜂窝土和粘土混合土壤区挖掘的,坚固结实,不易发生塌方,可以承受重型武器的袭击。各层上下口设置秘密盖板分隔,通往地面的出入口盖板用树叶野草严密伪装。通道大小不同,高度和宽度基本上只够一个人弯腰行走


古芝县润德乡军民从1946至1968年挖掘地道。古芝地道历史遗迹区供图

古芝县中立下乡民挖掘战壕(1966年)。古芝地道历史遗迹区供图

古芝地道20多座位的会议室。本报记者 黎明 摄

地道内部通道。本报记者 黎明 摄

古芝地道沙盘。本报记者 通海 摄


再现昔日地道手术室的模型。本报记者 黎明 摄


游客参观安置“黄琴”无烟行军灶的厨房区。本报记者 黎明 摄


地道里的办公用品。本报记者 通海 摄


地道支柱和通道。古芝地道历史遗迹区供图


地道水井。本报记者 黎明 摄

游客参观地道。古芝地道历史遗迹区供图

游客从地道钻出。本报记者 通海 摄

地道军用办公室和休息室模型。古芝地道历史遗迹区供图

地道内部通道。本报记者 黎明 摄

成千上万古芝军民日夜不顾敌军的袭击,全靠人力用锄铲挖掘,用畚箕把大量泥土运走。许多道段被敌人轰炸炮击或坦克摧毁不得不被重新开挖,彰显了古芝军民的毅力和创造力。

古芝地道为1968年戊申春节总进攻、1975年春季大捷等多场大战役做出了重大贡献。

古巴文化部长阿曼多·哈特·达瓦洛斯于1995年访问古芝地道时在留言薄上写道:“只有人的勇气和荣誉感才能理解古芝。丰富的想象力和越南文化将这里变成了神圣的地方,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传奇之一”。

这只是世界各地朋友探访古芝地道时表示钦佩的数千条留言之一。
凭借古芝地道的独特建筑价值和重大历史意义,胡志明市人民委员会正在建立档案,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列为世界遗产。

特别历史遗迹区

1975年后,古芝地道经过修缮成为了革命历史遗迹正式开放,游客可以了解地道的结构,以及激烈战争期间军民在地道的艰苦生活和战斗。

据古芝地道管理委员会统计,目前每年平均吸引国内外游客约150万人次前来参观,还接待了世界各国许多政府和军队高级代表团。

来到此地,游客将可亲眼目睹75年前手工挖掘的必需设施齐全、坚不可摧的地道系统,堪称一座牢不可破的地下堡垒。



2019年2月24日,俄罗斯联邦外交部代表团参观古芝地道。古芝地道历史遗迹区供图

古芝地道遗迹区解放村战壕。本报记者 黎明 摄

古芝地道遗迹区的弹药再生厂。本报记者 黎明 摄


古芝地道遗迹区部队锯炸弹模型。本报记者 通海 摄

游客参观各种自制陷阱。本报记者 黎明 摄


再现古芝地道遗迹区解放村的生活。本报记者 黎明 摄


在古芝地道陈列的各种弹药。本报记者 通海 摄

游客参观坦克陈列区。本报记者 黎明 摄

C130号飞机。本报记者 黎明 摄

游客参观解放村。古芝地道历史遗迹区供图

槟药烈士纪念祠。古芝地道历史遗迹区供图

古芝地道历史古迹值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除了地道系统,另一道有趣风景线是再现1960-1975年阶段古芝解放展示区,好像南部一个宁静安详村庄的缩影,许多场景再现了当时人们的生活,栩栩如生;还有槟药烈士纪念祠、武器展示区、东海模仿湖、北中南三部的珍木模仿林,以及河内独柱寺、顺化午门、胡志明市龙屋港等代表越南三部的标志物模型也活灵活现,夺人眼球。

此外,游客可以体验种植水稻、捕鱼,参加彩弹射击、实弹射击、骑自行车等体育运动,品尝多种地方风味食品,尤其是作为战时主粮的白煮木薯等。

随着时间流逝,战争痕迹逐渐淡化,但仍然存在着几乎完好无损的古芝地道系统成为著名历史古迹,值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文/山义
   图/黎明  通海  古芝地道历史遗迹区资料
译/月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