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2019 16:41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反海洋塑料垃圾运动

每年,越南向海洋排放约28万至73万吨塑料垃圾(白色污染),占世界的6%,仅次于中国、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等。这是令人震惊的数字。越南正在同世界许多国家一道,决心努力解决塑料垃圾污染难题,特别是海洋污染。政府呼吁全民承诺同国际社会一起大力实施一切措施,力争2025年不再使用一次性塑料制品。
“白色污染”海滩的呼救声

清化省厚禄县多禄、鱼禄和明禄三乡的情况也许是个典型例子。在这里,垃圾随处可见,尤其是在沿海防护林。每次涨潮或大浪冲击,成千上万的塑料袋子、瓶子、碎片、破旧渔网等从海洋填满海滩,甚至挂在树枝上,一片狼藉萧条,令人唏嘘不已。
 
塑料垃圾污染成为了全球燃眉之急,被视为世界环境第二大挑战,仅次于气候变化。

风靡世界的旅游名城岘港,也被塑料垃圾围绕。随着游客量和渔船量的增加,以及海洋漂来的垃圾,使得寿光渔港、山茶半岛以及美溪、山水、阮必成等美丽海滩均遭到严重污染。

位于山茶半岛北面的美丽黑石滩,污染度最让人吃惊。从韩江口和海洋漂来的垃圾堆满山脚。各种各样的塑料包装物、鞋子、渔网、破船碎片、长达数米的塑料管等被海浪冲上岸,挤进石头缝隙,甚至许多大块泡沫被风卷上数十米高的悬崖。



广南省会安市占岛世界生物圈储备区管理处干部潜水,研究海底环境和清理垃圾,保护珊瑚礁和海草。本报记者毕山摄

清化省厚禄县多禄乡每次涨潮或大浪过后,海滩堆满塑料垃圾,一片狼藉萧条,令人唏嘘不已。本报记者毕山摄

岘港市寿光渔港经常打扫干净,但塑料垃圾充斥,严重影响居民的生活。本报记者毕山摄

山茶半岛敏光乡到处都是塑料垃圾。本报记者清和摄

岘港市寿光渔港被塑料垃圾包围。本报记者毕山摄

塑料垃圾在山茶半岛敏光乡海面漂移。本报记者毕山摄 

广南省会安市占岛世界生物圈储备区尽管严格管理也被垃圾袭击。在占岛海洋保护区管理处巡查科工作多年的年轻女干部阮氏红翠说,白色污染对珊瑚礁、海草和海龟的生存环境危害极大。这些具有特殊价值的动植物都是海洋保护区投入精力和资金来研究和保护的对象。

今年6月22日,在第34届东盟峰会,越南同东盟其他成员国一致通过关于治理海洋垃圾的“曼谷宣言”和东盟海洋垃圾行动框架。
越南的海岸线长达3200多公里,有112个出海口,是发展海洋经济的优势,但同时也是当地政府和人民在处理塑料垃圾危机所面临的巨大压力,据统计80%垃圾量来自大陆。

越南决心治理“白色污染”

家家限制塑料垃圾,人人治理塑料垃圾污染,社会对塑料垃圾说不,力争2021年各大城市的商店、集市和超市不使用一次性塑料品,2025年全国不使用一次性塑料品。这是阮春福总理2019年6月9日在河内举行的“全国反塑料垃圾运动”启动仪式上的呼吁,很快得到了社会各界的积极响应。

越南资源与环境部正在加紧制定塑料废物管理总体规划,年内提交总理审批。相关部门和机构也在梳理完善限制一次性塑料品规定和政策,进而停止进口和生产难降解的塑料袋。

与塑料垃圾直接有关的经营和生产部门提出了许多有成效、可持续和长远性的创意。典型的是,越南许多龙头企业和集团已经联手成立越南反塑料垃圾企业联盟和越南可再生包装组织(PRO VIETNAM)等两个组织,旨在逐步清除危害环境的塑料制品,建立亲近环境的绿色产品链。



山茶清理垃圾志愿队在山茶半岛黑石滩清理垃圾。本报记者毕山摄

 
岘港市500名志愿者经常在山茶半岛清理垃圾。本报记者清和摄

国际游客同岘港市民在美溪海滩捡垃圾。本报记者毕山摄

南非游客Callan Meyer在岘港市山茶黑石海滩捡垃圾。本报记者毕山摄

岘港市年轻人浸身海水将垃圾袋送上船运往垃圾场。本报记者清和摄 

一些企业例如安发Holdings集团和盛达国际股份公司,大胆投资生产可自身降解、亲近环境的包装物、袋子、瓶子、杯子、吸管、渔网等,逐步取代塑料制品。
 
值得一提的是,治理塑料垃圾、管控“白色污染”运动渐渐深入人心,提高人们的意识并付诸行动,尤其在沿海和大城市。

在岘港市,一批年轻力壮、爱护环境、热心公益的男女青年组成“山茶清理垃圾志愿队”,创建了Facebook 公共主页,呼吁人们携手在黑石滩清理大量塑料垃圾,还给山茶绿肺固有的宁静而浪漫之美。








 
国内企业成功生产可自身降解、亲近环境的包装物、袋子、瓶子、杯子、吸管、渔网等。本报记者毕山摄

以“塑料垃圾对环境和生活的影响”为主题的装置艺术活动在越南各地陆续开展,进一步提高民众的环保意识。本报记者毕山摄

6月29日,在日本大阪府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阮春福总理倡议加紧建立全球海洋与大洋数据共享平台,进而打造制止全球海洋塑料垃圾污染框架,以拯救蓝色海洋。
在广南省占岛,海洋保护区管理处一组年轻女干部多年来一直坚持海洋保护工作,成功地执行潜水数百次,以研究海底环境和清理垃圾。
 
出于爱护环境的迫切感,河内玛丽居里小学五年级学生阮月玲在今年开学前写信给校长,表示希望不要在开学典礼照例放飞气球。信中写道:“满载学生梦想的气球飞上天空,却毁灭不知多少鸟雀海龟的梦想”。
 
文/清和
图/毕山  清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