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0/2014 08:51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60年曾经写下并将继续写下……

60 周年纪念越临近心头就越惆怅,悲喜交集。
喜嘛,当然是主流!一家报刊60年是一个惹眼的数字,是越南报界稀有的。悲呢?越南画报的60这个数字还表示一代记者的年龄同本报的年龄相等,他们已经离去了!
 
 
鉴于越南画报为对外通讯宣传工作所作的重大贡献,党和国家授予了许多崇高荣誉,其中有一、二、三等劳动勋章。每逢本报重大纪念日,还荣获党和国家领导人亲笔指示,亲临探访或致信祝贺。













 

            值越南画报创刊55周年(1954-2009)纪念之际,越南国会副主席汪朱琉代表党、国家领导
授予越南画报一等独立勋章。 越南画报供图                 

和前辈们一样,他们的贡献在本报的整个征途上永垂不朽。

20多年前,我踏进越南画报的大门受到在本报创刊年出生的一代记者的欢迎。他们是留学俄德两国归来的。这是受到正规培训的首批记者,越南画报的老前辈把他们称作“黄金一代”。
 
 
越南画报所登载的祖国辉煌历史篇章的版面:
 

 

 

 

 

 

 











一点儿没错!

当我还在报业学校就读的时候,就听到了他们的名字,而今竟能和他们并肩同道,获得他们的提携指引。怎能不悲?当我接过他们交给的旗帜,在越南画报发展的道路上继续前进却没有了 他们在身边。

越南画报的60年历程艰苦卓绝,业绩辉煌。1994、2004、2009年分别荣获的三等、二等、一等独立勋章就是越南画报历代报人坚忍不拔地贡献精力的丰碑。

这里不能逐一列举,只能提起陶维其、吴德茂、黎伯喧、杜凤、黎国忠、黎馥、武庆、阮荣光等精干的船长曾经驾驶越南画报这艘船儿越过半个多世纪惊涛骇浪的严峻考验。

现在,2014年9月,越南画报年轻活跃的新一代记者像前辈一样满腔热血。他们不用再领取胶卷去作业,不用再把照片扩大到6x9贴在纸上作图稿,也不用再靠铅笔界尺来打稿了。令人振奋的是清脆不绝的“格格”声代替了单调的“唰唰”声。更没有了提着整个尼龙袋的胶卷去洗,然后紧张地仰脸看每张底片的情景。现时,他们只需按—装—移就立刻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了。(按—装—移指按按钮打开电脑,装入U盘,移动鼠标)。
 
 
从初期的越文版,越南画报曾以最多的10种语言出版,发行到世界150个国家和地区。目前,越南画报以英、中、西班牙和老挝等四种语言出版,电子版有越、英、法、中、俄、西班牙、日本和老挝等八种语言。

























上述的一切是我亲身经历的。

我理解先辈们物质匮乏、艰难困苦却充满自豪。

我理解今日年轻一代享有数字技术的种种方便却充满严峻挑战。

在发展的道路上和时代的演进中,这是必经的阶段。

60年,曾经写下并将继续写下越南画报史篇的历代记者引为骄傲的厚度和路程!
 

            范进勇(左一)、黎馥(戴眼镜)记者、范遵航天员同 V.Gorbarko宇宙飞行员(摄于1980年)。本报资料

           
武德新、武庆、荣光、仲清、进勇(从左至右)1994年在奠边府指挥所旁合影留念。
本报资料



           
荣光、进勇、阮胜、武德新等记者和谢文巨驾驶员1999年在奠边府旧战场的法国坦克旁。
本报资料



           
2005年在吉仙国家公园作业的明国和盛发记者。本报资料


           
2007年1月,仲正和王莫记者在南定省交水县作业。本报记者 黎明 摄


           
2013年6月,薇草年轻记者和大长沙岛海军4区146旅副旅长裴海福上校。
本报记者 越强 摄


           
越南画报记者在2013年6月河江省黄树皮县。本报记者 功达 摄


           
越南画报编辑部和记者们交换业务。本报记者 郑文部 摄


           
2014年3月在老街省沙巴野外作业的黄金瞬间摄影俱乐部成员。本报记者 功达 摄


      
      越南画报当代全体职员。本报记者 黄河 摄
 
文/阮胜   图/本报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