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4/2015 14:13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4•30”的见证人

1975年4月30日中午,在西贡广播电台录音室除了一些南方解放军指战员,还有一个特别人物见证了西贡政权总统杨文明及其内阁宣布无条件投降的历史性时刻。他就是西贡学生总会原主席阮友泰。

1975年4月30日中午的见证人阮友泰先生2015年3月重访独立宫。本报记者  阮伦  摄

 

独立宫是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地方。本报记者  阮伦  摄

 

阮友泰先生与具有历史性的图片。本报记者 阮伦 摄

 

外国游客对阮友泰先生于1975年4月30日中午见证越南共和政权的末代总统杨文明宣读无条件投降声明颇感惊讶。本报记者 阮伦 摄

外国游客与阮友泰先生交流。本报记者 阮伦 摄

 

外国游客对阮友泰先生的故事具有新鲜、有趣的视角。本报记者 阮伦 摄

 

阮友泰先生遇见坦克队的E136号后备军武鸿飘老战士。本报记者 阮伦 摄

我们是西贡—堤岸—嘉定人民革命委员会的代表。我们是12点前最先来到独立宫并同解放军兄弟们把解放阵线旗插在独立宫顶上的人。我们是黄文从教授和西贡学生总会原主席阮友泰……西贡即胡伯伯盼望已久的胡志明市已经解放,生活已经恢复正常……现在介绍西贡政权的杨文明和武文牡先生关于本市投降问题的号召……”

这是1975年4月30日中午阮友泰在西贡广播电台播出的开头语,随后越南共和总统杨文明宣读向越南南方解放军无条件投降的声明。从此战争结束,江山合璧,阮友泰就是这一历史性时刻的见证人。

阮友泰1940年生于岘港,在西贡大学院攻读建筑和法学,是一位建筑师。1960至1975年,他积极参加南方青年和学生的斗争运动。吴廷艳政府倒台后,他当选西贡学生总会首任(1963—1964)主席。这时期,他组织了许多热火朝天的活动,如号召学生示威游行反对美国干涉越南内部事务等。

40年过去了,当年的学生总会主席变成了满头白发、身子瘦长的老者。年届七旬的他依旧风度翩翩,精神健旺,双目炯炯。老两口日子过得美满,两个孩子事业有成。

我们来到阮老的女儿在胡志明市平盛郡开办的宾馆拜访时,他愉快地同我们握手,亲密交谈,之后老两口和女儿陪同我们去参观统一宫(原独立宫)和胡志明市人民之声广播电台(原西贡广播电台)。这是给4月30日和阮老一生打下了浓重的历史性印记的两个地方。

跨过 统一宫大门,阮老径直走向摆着4月30日中午撞倒大铁门的坦克的地方。很多游客正在这里拍照留念。外国游客偶然遇到阮老这位特别的历史见证人感到喜出望外,通过阮老女儿Tina天娥的翻译专注地倾听他讲述“四三零”的故事。


1975年 4月 30日中午撞倒独立宫大铁门的解放军坦克。越通社记者 陈梅享 摄

 

解放军押解杨文明从独立宫到西贡广播电台宣读无条件投降声明。图/资料

 

1975年4月30日中午,阮友泰先生(右二)同南方解放军在西贡广播电台等待越南共和政权的末代总统杨文明(黑衣、坐者)宣读无条件投降声明。图/资料

 

数以万计西贡市民4月30日中午涌入各条街道欢迎解放军战士。图/资料

 

西贡市民参加1975年5月7日中午在独立宫举行的祝捷大会。图/本报资料

1975年4月30日上午 9点左右,他来到了独立宫。忽然看见统一路(今黎笋路)上一队解放军坦克勇猛开来,撞倒独立宫大铁门,冲到台阶前,一名坦克兵(后来才知这人是裴光慎)摘下挂有解放阵线半红蓝旗的天线杆从坦克跳下跑上台阶。当时,阮友泰和新闻系教授黄文从正站在前厅,看见阿顺跑来便迎上去,提议给他带路。阿顺警惕地审视两人,见他们戴着革命群众的半红蓝臂章便同意跟他们来到备用电梯。因为电梯狭窄,他们帮阿顺把 天线杆折起来才能进去。到了宫顶,由于西贡政权的三条旗很大,绑得很紧,好一会儿才能拽下并升上阵线旗。欢呼声和射向天空的枪声响成一片。其后他获许同解放军指战员一起押解西贡政权总统杨文明和一些内阁成员到西贡广播电台宣读投降声明。这是他终生难忘的事件。

当时在广播电台情况紧急,所以他受命播发杨文明宣读投降声明的公告。虽然是一名“不得已”广播员,但凭借清晰的南方腔调,通过西贡电台传递了历史性的信息。随后越南共和政权的末代总统杨文明宣读无条件投降声明,那是西贡时间 14点20分左右(河内时间13点20分左右)。整个西贡沸腾起来,人们欢呼雀跃,欢庆南方解放,祖国统一。

40年后重访原西贡广播电台,看见当年的桌子和用来播发特别公告的麦克风阮老心中的激动难以描摹。

他语重心长地说:“1975年4月30日晚上西贡天空宁静,没有飞机声,街上没有军车的吼叫声。夜里没有照明弹的亮光,只有远处传来的枪声……那是祖国和平、统一、南北亲人团聚的第一夜。”


文/阮莺 
图/ 陈梅享  阮伦  阮友泰的资料  本报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