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8/2016 16:06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黄沙长沙的回音

从南到北连成一带的越南母地时刻被湛蓝的海洋搂抱在怀里。日复一日,黄沙和长沙的滚滚浪涛发出巨大的吼声,呼唤越南子孙对祖国海岛的神圣主权刻骨铭心,千万不要忘记:在那里—黄沙和长沙群岛有丰富的资源,有绿影婆娑的盎然生机,有淳朴善良的渔民和他们饱含海洋咸味的朗朗笑声。
 跟着前辈开拓海洋的足迹

我们从广义省里山岛开始跟着前辈开拓海洋的足迹的航程。富有魅力的里山岛距陆地约15海里,保留着许多文物和遗迹,流传着由里方阮主公当局17世纪初成立的黄沙海队的有趣故事,据说海队的任务是开发产物、测量海程、捍卫越南的黄沙和长沙群岛,并在此竖立主权碑。
 
今天,里山岛上的阮、范、武等大家族还收藏着阮朝许多重要敕令、旨谕、敕封等文物,清楚记载以前黄沙海队的组织方式、任务和功绩。



黄沙兵替身祭礼—每年农历三月里山岛渔民为追念黄沙海队雄兵功德举行的传统礼仪。本报记者 功达 摄

将钓船和替身纸人放下海是替身祭礼的最重要仪式。  本报记者 功达 摄

里山岛上的许多大家族还收藏着黄沙海队有关许多重要敕令、旨谕、敕封等文物。功达 摄

 阮朝国史馆于明命二年(1821年)遵照皇帝旨谕编纂并于绍治四年(1844年)刻印的《大南实录前编》第8卷第10页记载:“(1771年)夏季四月,河仙镇总兵莫九来到阙门谢恩,阮福朱主公颁赐重赏,派去长沙滩测量长短宽狭”。(2014年越南军事历史博物馆举办的“长沙黄沙-历史正剧资料展”展出的资料。本报记者陈清江摄)

Mariette 1790年绘制的“Carte generale des Indes orientales et des Islles Adiacentes”地图。(2014年越南军事历史博物馆举办的“长沙黄沙-历史正剧资料展”展出的资料。本报记者陈清江摄)

 Jodocus Hondius 1613年绘制的India Orientalis 地图绘有黄沙和长沙群岛名为Paracel(金沙滩)。(2014年越南军事历史博物馆举办的“长沙黄沙-历史正剧资料展”展出的资料。本报记者陈清江摄)

Atlas of the World1914年在英国伦敦发行的中国地图,中国领土最南端只到海南岛。(2014年越南军事历史博物馆举办的“长沙黄沙-历史正剧资料展”展出的资料。本报记者陈清江摄)

1938年6月越人保安队在黄沙岛竖立的宣示主权石碑。铭文写道:“法兰西共和国——安南王国——黄沙群岛1816——黄沙岛1938”。(2014年越南军事历史博物馆举办的“长沙黄沙-历史正剧资料展”展出的资料。本报记者陈清江摄)

 1909年中国开始图谋侵占越南的黄沙群岛,当时,李准都督指挥3艘炮艇开往黄沙群岛区域,登陆富林岛。1946年,蒋介石的中华民国政府利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越南独立初期的困境出兵非法占领黄沙群岛东部诸岛。1956年,法军根据日内瓦协议撤离印度支那,越南共和政府来不及按照该协议的规定接管黄沙群岛一些岛屿,中国乘机出兵非法占领黄沙群岛东部安永诸岛。特别是1974年,利用越南集中力量进行解放战争的机会,中国用武力强占并非法占领整个黄沙群岛直到现在。
谈到越南人在黄沙和长沙群岛确立主权的事实有很多趣事。例如,在被列入2014 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工程”亚太地区世界资料遗产名录的阮朝硃本里,记载着黄沙海队在两个群岛实施主权的过程。从1816年,嘉隆皇帝正式下令在岛上插旗并进行水程测量。到明命年间(1820-1841),阮朝指示建设寺庙、竖立石碑、打桩和种树。后来,该海队承担更多的任务,如开发资源、巡逻、收税和防卫。

绍治7年(1847年)12月28日由工程部上奏且经皇帝亲笔批示的硃本写道:“依照律例,黄沙区域是我国的疆域,每年应派兵船探测以熟悉航道。”明命11年(1830年)6月27日由内阁上奏的硃本载明我国派船救护在黄沙沉没的法国商船事宜。

阮朝国史馆编纂的《大南实录正编》记载:“丙申年(1836年)正月,工部上疏奏道:“我国海面疆界有黄沙地域非常险要。从前,已派人绘制地图,但地域太广,只能绘一个地方,也不大清楚。每年,应派人广泛探测以熟悉航道…”。

甚至西方许多资料也记载有关事宜,如1916年《印度支那回顾》杂志(Revue Indochinoise)刊登的Ch•B•Maybon 著的《1660至1695年在(越南)南圻和北圻的欧洲商人》一文写道:会安的荷兰商店店主Duijcker向阮福兰主公申诉Grootebroek商船于1634年7月21日在黄沙海域沉没,越南人救护后没收了商船的财产。

上述的历史资料和法律依据显示,早在17世纪初,里方阮主公政府已经完全主宰和控制黄沙群岛海域的一切活动。因此,从17至19整整3个世纪,黄沙海队代表阮朝连续在黄沙长沙两群岛实施主权任务,没有发生任何争议,直到法国人1858年侵略印度支那,接管了这两个群岛。



生存岛上的生活1988年。本报记者 荣光 摄
渔船岛1988年。本报记者 荣光 摄

潘荣岛1988年。本报记者 荣光 摄
生存岛上的越南主权碑1988年。本报记者 荣光 摄

 长沙气象台1988年。本报记者 荣光 摄

 1988年3月,中国利用武力在鬼鹿角礁杀害越南64名工兵4月,本报记者黎馥和荣光前往长沙作业。图为记者们在姑林岛HQ505船上作业。本报记者 荣光 摄

祖国历史曾经不计其数的沧桑浮沉、风风雨雨,但东海上金沙灿烂的黄沙群岛被中国人逐步用武力强占并非法占领直到今日依然是旷日持久的绞心之痛。
 
在每个越南人内心深处,祖国海岛主权是神圣的,无可取代的。诚如黎圣宗皇帝(15世纪)曾经训示的:“我尺山寸河岂宜抛弃?”《大越史记全书》。黄沙必将回归越南母亲怀抱!这是每个越南人坚如磐石的信念。

长沙气息

距黄沙群岛东南350海里是越南长沙岛县的长沙群岛。这是扼制东海上世界航运最发达的水道的要冲。

今天,如果有机会来到长沙,在宁静的岛屿上,果树葱绿、鸡啼声声、深沉回荡的寺庙钟声会令你惊叹不已。世代以来,大长沙、双子东、双子西、氏四、南谒、西石、山歌、生存等岛名是每个越南人耳熟能详的。



长沙东岛上的现代化风电系统。本报记者 陈明玉 摄

生存岛居民区。本报记者 陈明玉 摄
 大长沙寺既是供奉神灵的场所,又是宣示越南主权的标志性建筑。本报记者 越强 摄

 大长沙岛英雄烈士纪念碑。本报记者 陈明玉 摄

 捷克越侨韶文光先生今年4月第一次来到长沙禁不住惊叹道:“真想不到我们的长沙竟像陆地市镇一样美丽青翠啊!”
 
长沙岛县的县城长沙镇设于大长沙岛。大长沙岛面积约40公顷,树木密密层层。岛上建有很多重要工程,如水井、码头、医院、学校、文化宫、烈士纪念碑、长沙寺、胡志明主席纪念馆、灯塔、救援中心、气象台等,处处展示强烈的生命力。


今天,如果有机会来到长沙,在宁静的岛屿上,果树葱绿、鸡啼声声、深沉回荡的寺庙钟声会令你惊叹不已。
南谒岛被誉为“东海椰乡”,除了自用,还向周边各岛供应椰子种苗。
 
在西石岛,长沙海产公司的海产筏式养殖模式强劲发展。今后计划向速散岛扩展,接着在长沙群岛建立海产养殖开采村,作为渔业后勤基地,为渔民长期出海捕捞服务。

 如今,在一些国家的争议和非法侵占下,长沙群岛潜在爆发冲突的危机。特别是中国单方面划出的所谓“九段线”企图独占整个东海,并在长沙群岛的一些礁盘进行吹沙填海,非法建设服务军事的永久性工程,加剧了地区紧张局势。
 
这些行为不仅严重侵犯越南神圣的领土主权,而且严重影响东海航行安全,严重破坏海洋环境。



 大长沙岛小学女教师裴氏绒在上课。  本报记者 越强 摄

大长沙岛门诊部的现代化医疗设备齐全。本报记者 越强  摄
长沙气象观测站人员。本报记者 越强 摄

 大长沙岛的基础设施建设。本报记者 陈清江  摄

大长沙岛的21台风电机供应居民用电的60% 。本报记者 越强 摄
生存岛居民区。本报记者 阮伦 摄

越南渔民的渔船在长沙海域捕捞。本报记者 越强 摄

长沙岛民渔归。越通社记者 芳花 摄
今日大长沙岛上的美好生活。本报记者 邓金芳 摄

今年4月访问长沙的许钟姑娘语重心长地说,她和很多人亲眼目睹中国人在长沙群岛非法建设的坚固庞大工程,一个个白花花冷冰冰的像工事一般,深感不安。
 
许钟姑娘的心情像许多越南人一样对被侵占的每一寸岛屿耿耿于怀。尽管困难依然存在,但真理永远属于正义。越南人民抱着坚定不移的信念:“黄沙和长沙是越南的骨肉”。



在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的基础上,经过3年多谨慎细致审议之后,2016年7月12日海牙国际常设仲裁庭(PCA)就菲律宾对中国起诉案作出了最终裁决。PCA否定了中国对“九段线”范围内海域的“历史性权利”的不合理主张。根据PCA的裁决,中国对东海海域没有“历史性资格”,对“九段线”内海域资源拥有历史性权益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仲裁庭宣称,中方近期在长沙群岛7个岛礁进行填海和建造人工岛,对珊瑚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违反了其保全和保护容易受累的生态系统以及处于受威胁并有灭绝危险状态的脆弱物种的生存环境的义务。


文/通善 
图/荣光功达 越强 陈清江  陈明玉 邓金芳  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