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8/2017 14:50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高棉人的文化特色

走访九龙江平原的茶荣、朔庄、坚江、安江等省份,我们不难认出此区域是高棉人的聚居地。因为,这里有坐落在辽阔高地上采取佛教寺院建筑风格的高棉寺,周边是高棉村寨,人们过着平安幸福的生活。
高棉人的“心脏”:寺庙

2017年4月中旬,适值高棉传统新年(Chol Chnam Thmay),我们跟着一名高棉族同事石里根来到他在茶荣省的老家。他并不直接回家,而先去新帅暹寺,拜见本寺住持石一长老,这是 高棉人的规矩。

石里根说,对高棉人来讲,寺庙是最重要的神圣之地,他们的一生几乎与寺庙紧密相连。



对高棉人来讲,寺庙是最重要的神圣之地。本报记者 阮伦 摄

在高棉寺门口和围墙上装饰着由高棉艺人制作与佛相关故事的形象。本报记者阮伦摄

高棉族有火化习俗,人死后火化,骨灰存放在寺后骨灰塔。本报记者 阮伦 摄

高棉寺正殿有许多描绘佛教事迹的大型壁画。本报记者 阮伦 摄

高棉人在寺正殿行礼。本报记者 阮伦 摄

高棉族少女在朔庄省最古老寺院之一的克郎寺表演民族舞蹈。本报记者 明国 摄

高棉人大部分信奉小乘佛教,所以寺庙在他们生活中具有神圣和重要意义。南部地区共有600座大小高棉寺庙,僧侣约1万多人,其中有列为国家级文化遗迹与建筑遗迹的百年古寺,如昂寺、眯寺、杭寺、蝙蝠寺等。
石一长老介绍,按照高棉族规矩妇女不要出家,只有男子出家入寺一段时间修养品德和学习文化知识,期满才算成人。高棉族有自己的语言文字。在寺期间,他们学习高棉巴利字和佛法。

在寺修习期满,他们可以选择继续出家,为佛教奉献终生或者重返红尘,利用所学到的知识服务社会,如我的同事石里根那样,目前在越通社驻胡志明市办事处当高棉语编辑。

他透露,在茶荣省,他的朋友很多人在高棉寺学习木工、造木船、木雕等作为谋生手段。这也是维护民族传统行业办法之一。



高棉寺也是培养传统木雕业人才之地。本报记者 阮伦 摄

新年前,茶荣省甘榜寺僧侣用粘土培堆烧香台。本报记者 阮伦 摄

僧徒们在茶荣省甘榜寺学高棉语。本报记者 阮伦 摄

佛子虔诚地上香。本报记者 阮伦 摄

佛子虔诚地倾听高僧诵经布道。本报记者 阮伦 摄

此外,高棉人还保留着编织草席,织布,制造陶器、面具、鼓子等传统行业。

高棉族有火化习俗,人死后火化,骨灰存放在寺后骨灰塔。这就是说,高棉人生死 都不愿离开寺庙。


热火朝天的高棉庙会

我们曾多次同石里根来到茶荣省茶菇县探索高棉人的文化生活。这是个偏远县,高棉人居多,占全省人口的62%。

每逢庄稼收获季节,石里根返乡,同乡亲们上寺进香,感恩神佛。他说,高棉人的很多节庆与收获季节有关,如农历十月十五感恩月亮的拜月节(Ok Om Bok),以五谷制作食品拜佛。传统新年期间,高棉人向佛祖敬供家制食物,拜托僧侣诵经祈祷身体健康、雨调风顺、五谷丰登。

在新帅暹寺,我们看到僧侣与教徒们正忙着为新年做准备。茶荣市第一坊54岁的蔻氏花女士说:“新年前几天,我们教徒到寺同僧侣们一起打扫正殿、清理垃圾、蛛网等。我同姐姐和侄女一起来,都是自愿的,做得很开心”。

过年前几天,家家户户打扫房子,做长条粽、姜饼,准备水果、香灯等上寺供佛,并在寺院里培堆土山和沙山,以祈福避灾。


茶沽县刘业英乡石孙大爷在传统新年前清洁佛像。本报记者 阮伦 摄

新年前,高棉族居民装饰佛坛。本报记者 阮伦 摄

众多高棉族佛子参加布施活动,以示对佛教的虔诚。本报记者 阮伦 摄

高棉人用香水浴佛。本报记者 阮伦 摄

剩下的香水由信徒带回家为祖父母和父母洗脚以示孝心。本报记者 阮伦 摄

僧侣们身着黄色袈裟在新帅暹寺前排成长龙接受布施。这是新年布施礼最重要的独特仪式。本报记者 阮伦 摄

在新年首3天中,许多独特活动在各村庄和寺院进行。最典型的是,带饭菜、水果、糕饼上寺送给僧侣;举行浴佛礼,以示孝道。

越南高棉人主要居住在九龙江平原地区,如茶荣、朔庄、坚江、安江、薄寮、永隆、芹苴等省市,人口约有130万人。
在新帅暹寺拜佛的艾川乡石森克说:“我虔诚祈祷菩萨保佑全家平安吉祥”。

南部高棉族一年有10来个节庆庙会,其中的敦达节、新年、拜月节为三大节庆。

按传统,除夕时刻,家家户户准备水果、香灯拜送旧德瓦达(意为:仙娘)回天,迎接新德瓦达。高棉人认为,德瓦达是上天派来照顾他们生活的神。寺庙有责任向民众公布迎接新年的时间,让人们准备诵经拜佛和游行迎新年。

新年晚上,寺庙经常举办各种传统艺术活动,如跳罗巴舞、唱阿达曲、民歌等。特别是,专业演员演出的高棉传统歌舞剧《玉格》非常吸引观众。



 
新年期间,高棉青少年化妆为传说人物表演民间乐器和民间游戏。本报记者 阮伦 摄

高棉族青少年身着传统服装和戴着面具表演本族舞蹈。本报记者 阮伦 摄

节庆庙会期间,高棉人喜欢参加拔河、跳麻袋、打篮球等民间游戏。本报记者 阮伦 摄

安江省七山高棉人的赛牛节。本报记者 金山 摄

朔庄省高棉人参加拜月节木船赛。本报记者 明国 摄

总而言之,南部高棉人的文化和精神生活带有浓郁的独特韵味,与宗教信仰紧密相连。高棉人的生活简单朴素、多姿多彩,为丰富越南民族大家庭文化特色做出贡献。
 
文/山义    图/阮伦 明国 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