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2014 10:07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陈公直博士与《在东海的越南烙印》

陈公直博士原任政府边界委员会主席是翻译联合国《1982年海洋法公约》的亚洲第一人。他曾出版和发表有关越南东海主权的许多书籍和资料,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在东海的越南烙印》、《东海问答一百句》、《东海纪要》等。                                       
最近,在接受美国CNN电视台关于东海争端的访问时,陈公直说:“如果按照中国的道理也许美洲现在的全部土地、天空、海域都属于西班牙,因为是西班牙航海家哥伦布1492年发现的,那简直太无理了!中方单纯根据发现性的记录,竟然‘即兴’画出了东海上的‘牛舌线’,所以遭到国际社会的口诛笔伐。越南则有充分的法理依据和历史证据肯定对黄沙和长沙两群岛的主权。”
 

            陈公直博士是翻译联合国《1982年海洋法公约》的亚洲第一人。本报记者 毕山 摄


       
陈公直博士在关于越南海洋和岛屿主权的国际研讨会上。 图/资料


     
陈公直博士在寻找有关法国殖民当局代表越南行使对黄沙和长沙两群岛主权的
资料过程中与法国外交部代表见面。图/资料
                       


 
时任政府边界委员会主席的陈公直博士出席越南与中国陆地边界勘界立碑协定签字仪式。
图/资料

作为国家领土边界,尤其是海上主权工作的30多年资深专家,陈博士有条件深入钻研海洋和岛屿尤其是东海主权问题。因此,最近特别是自从中国单方面在越南大陆架和经济专属区纵深非法放置海洋981钻井平台以来,他经常亮相国内外媒体和研讨会,谈论黄沙和长沙两群岛的越南主权问题。

不久前,在东海局势变得紧张的时候,陈博士出版了他主编的《在东海的越南烙印》,很快吸引了国内外读者的特别关注。尽管这是他担任国家领土边界工作30多年后的心血之作,但谈到自己的这个精神产儿时,他虚心地说:“书中的许多东西并不新鲜,曾经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在不同的地方,我只是把它们研究整理,加以系统化,向读者提供有关边界、领土问题的逻辑性资料罢了。”

话虽这么说,但这部400页的4章书简直是关于越南领土边界、领海岛屿主权的丰富无比的信息和知识库,让读者有更加完整、更加概括的看法,胜过之前只单独论述陆地边界,领海和大陆架或者黄沙、长沙两群岛的读物。

这部著作最引人注目的是第三章。作者在这一章详尽地叙述了越南从阮主时期、西山时期、抗法抗美时期直至今天在黄沙和长沙两群岛确立和行使主权的历程。

凭借呕心沥血地科学研究具有高度法理性的历史证据的结果,作者肯定越南是历史上第一个国家占有并在黄沙群岛行使自己的主权,至少自17世纪起。这种占有和行使主权确实是连续的,和平的,符合国际法准则和实践的。

为了编写这部珍贵著作,陈公直博士付出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搜集、研究、考证和评估大量资料,有的珍稀资料是他在政府边界领土委员会任职期间专程到法国去搜集的。

 

陈公直博士说,自《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被联合国正式通过后,越南政府已要求他和同事们
从法语翻成越语。 本报记者 毕山 摄      


由陈公直博士编写关于海岛问题的书籍。本报记者 毕山 摄






           
陈公直博士参与越南-中国陆地边界线堪界立碑工作。图/资料

陈博士介绍说,这本书尚未翻译成外国语,但他已经收到中国读者的反馈。一些中国学者表示赞同书中的观点,也有人反对。“对我来说,收到的反馈意见越多我就越高兴,包括反对意见,因为这表明这本书受到了大家的关注。我随时愿意同反对的观点和意见进行辩论。重要的是我所提供的信息已经走近了 大家。”

可以说,陈公直博士严肃、科学的研究课程,包括《在东海的越南烙印》在内向读者,尤其是外国读者提供了正确的有益信息,有助于限制对越南领土边界问题,包括越南对黄沙和长沙两群岛神圣主权问题的片面评估和偏见。
 
«
              陈公直博士是第一人在法国外交部图书馆找到并公布有关法国殖民当局代表越南行使对黄沙和长沙两群岛主权的珍贵资料,其中有1925至1938年印度支那总督签署的一些法理文件,决定在黄沙群岛竖立主权碑,设立行政单位,研究矿产,建立灯塔、气象站、TSF无线电站、水上飞机场等。
 
»

文/通善    图/毕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