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9/2014 11:40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西原大象的呼救声

大象是西原特色文化的象征。多乐省被视为越南大象之乡。以前,西原有很多象群,能帮助居民保护森林、土地和村庄。而今,由于滥伐木材、非法狩猎大象,西原大象濒临灭绝危机。
多乐大象渐渐灭绝:

数十年来,由于自然的巨大变化,人类活动的影响,大象赖以生存的自然森林大大缩小,直接影响大象的栖息地和生态习性,使野象和家象数量34年来快速锐减。国内外专家认为,越南大象在不久将来濒临灭绝的危机。

由于非法砍伐,森林面积缩小,大象失去栖息地。近年来,西原经常出现野象群闯进村庄觅食、破坏田野,损害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人象的冲突愈加激烈。2013年,共有17头的野象群闯到距埃苏县中心5公里处。

多乐省大象保护中心副主任范玉浪透露:“近期,野象被杀现象日益加剧。我们已经努力协同地方公安机关展开一系列制止措施,但盗猎者的手段日益狡猾和猖獗”。
 

            2013年8月,公安机关勘查在约敦国家公园的两头野象被杀现场。图/资料


           
2013年在多乐埃苏县被捕杀的3月龄野象。图/资料


           
家象皮瘤病。图/资料


           
由于非法砍伐木材,多乐省大象失去栖息地。本报记者 毕山 摄


           
西原大象大部分失去了牙。本报记者 毕山 摄


           
在板敦摆卖的以象牙和象尾制成的纪念品。本报记者 毕山 摄


           
在板敦摆卖的象尾戒指。本报记者 毕山 摄


           
多乐省大象保护中心副主任阮功中在板敦给大象看病。
本报记者 郑部 摄


           
多乐县24头家象中占有10头的乐克县埃第族登能龙。本报记者 毕山 摄


           
多乐省大象保护中心医生的若干专用药品。本报记者 郑部 摄


           
多乐省大象保护中心医生给2010年被盗砍尾巴的一头大象治伤。图/资料


           
多乐省大象保护中心医生实行家象定期体检制度,这是保护西原大象的必要工作之一。
本报记者 毕山 摄


           
2013年5月,多乐省大象保护中心与约敦国家公园联手使用家象进入森林成功救出落下陷阱的小野象。图/资料
 
«
        据多乐省大象保护中心的统计,34年(1980至2014)内多乐省大象数量减少90%。1980年全省共有502头家象和2000多头野象。而今,只剩下53头家象,60至65头野象。
          »
据该中心的统计,2009年至今共有17头野象死亡,现只剩下4群60至65头,聚居在板敦和埃苏两县的龙脑香林。

大象盗猎有明显上升趋势。特别是人为大象死亡事件激增。2009年以来死亡的17头大象中至少有5头是人为的。在现场,死象失去了牙、脚肉垫、尾巴。

2012年8月,约敦国家公园管理处发现两头大象被杀取牙,现场有7个弹壳。这表明猎杀大象,尤其是公象取牙大大影响象群的结构,公象减少,公母比例失调,导致野象繁殖严重衰减。

除了盗猎,象牙、象骨、尾毛等贩卖活动相当复杂,也是非法猎杀大象越演越烈的催化剂。

最近几年,由于迷信象毛能够驱邪避恶,出现了盗砍家象尾巴现象。2008年以来发生3起。多乐省大象保护中心副主任、分管家象保护工作的阮功中透露:“大象尾巴有驱赶蚊蝇等昆虫的作用,没有它就很容易被昆虫攻击而发病。盗砍象尾取毛制作迷信性工艺品会直接危害大象的生命。”

目前,多乐省家象群只剩下18至60岁的53头,集中在板敦和乐克两县,分别为29头和24头。

实际上,20年来多乐省家象群由于放养面积缩小、食物缺乏、旱季水源不足,大大影响大象健康和繁殖能力。加上家象由各户分散饲养也是大象不能繁殖的原因。

科学研究指出,公象发情期持续3个月,母象排卵期只有一天。因此,要想大象繁殖必须在营养充足且相对隐蔽的条件下公母配对长期放养。这是一项非常复杂、费工费力的工作。

保护大象,当务之急:

在多乐省大象频临灭绝的情况下,根据政府总理的决定,大象保护中心于2011年成立。其任务是照顾家象的健康,促其繁殖,监控野象,规划保护、限制大象与人之间的矛盾,稳定大象的栖息地,维持和弘扬大象赛会的传统文化价值。

成立初期,虽然遇到种种困难,但中心的医护人员加倍努力,为病象治愈民间疗法功效不大的许多病例,同时实行家象定期体检制度,及时发现疾病及时治疗。

2013年3月,该中心与约敦国家公园联手使用家象进入森林成功救出落下陷阱的小野象,经10天治伤痊愈后,安全放归山林。这是林政人员按照板敦县区域野象活动路线经常跟踪巡逻的效果。在同他们一起巡逻的时候,我们充分体会到他们的辛苦。

在约敦国家公园管理处工作20多年的埃第族人伊穆说:“每次巡逻不见大象粪或者树枝折断等情形,我们非常担忧,要马上扩大巡逻范围,生怕大象袭击村庄惹大祸。”

在大象保护中,按照大象活动路线巡逻被放在首位,以防止人象冲突。约敦国家公园管理处与多乐省大象保护中心成立联合保卫组,经常巡逻,收集信息及时通知地方政府采取措施驱逐野象,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保护象群。
 

            落下陷阱的小野象在约敦国家公园治好伤口。图/资料


           
多乐省大象保护中心副主任阮功中在办公室研究大象常见病。图/资料


                        
约敦国家公园干部检查大象脚印。本报记者 毕山 摄


           
多乐省大象保护中心人员在约敦国家公园踏勘,掌握野象的行踪。
本报记者  郑文部 摄

约敦国家公园管理处在园内建立繁殖放养区试养本园的四头家象。放养区有丰富的食物,环境安全,保卫组经常观察监视,促进象群繁殖。

我们走访乐克县埃第族登能龙家。全县24头家象中他家占10头。他的“帮助家象繁殖”项目广为人知。

他说:“我从小就跟大象打交道。1970年,我父亲养有12头象,我曾亲眼看见大象生崽子。现在我家还有3头是家象生的。”

早在2005年,他看出20年后多乐家象就会绝种,因为到时全省53头家象的生育年龄期满(一般生育年龄是15至45岁)。于是他着手实施自己的项目,希望繁殖成功。

他手里有生育年龄的两头公象和两头母象,他想法让它们配对自然繁殖。整整8年的时间,耗费大量精力和金钱,尚未成功。但他下定决心坚持到底。他果断地说:“象不生崽,决不罢休!”

吸取过去的经验,最近他找了一个让大象配对的理想地方,希望大功告成。
 

            游客骑象参观西原各村庄。本报记者 毕山 摄


           
参加2014年板敦大象节的大象。本报记者 毕山 摄


           
保护大象与保护西原地区传统文化紧密相连。图为2014年板敦大象节的大象游泳比赛。
本报记者 毕山 摄


           
游客骑象越色乐福河。本报记者 毕山 摄

与此同时,阿龙善于利用自家的象群服务旅游业增加收入。2009年他在乐克湖旁成立云龙旅游公司。他说乐克县象群是吸引游客的大好条件。当然,发掘象力必须合理。他把自家的10头象分成两拨,每拨工作一天休息一天,劳逸结合。

以上述各种措施,希望包括多乐省在内的西原地区的大象保护和发展工作将取得如期成果,让一时威名远扬的西原重铸辉煌。

文/毕山   图/毕山  郑文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