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8/2016 09:10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琼崖县的“故乡草”

为了建设山罗水电站,琼崖县泰族人得迁居新地,他们带走了村名、高脚屋和祖先坟墓,但有一种平易近人的槟榔草不能带。这种草勾起了琼崖县泰族人对故乡的思念。
在琼崖县文化处副处长刁正献的带领下,我们从巴温渡口上船来到旧琼崖县界碑。在30公里水路上,阿献牢牢记住如今被水库淹没的地名、村名、山名。望着远远的山脉,他说:“当湖水上升,海拔2020米的藏格山脉似乎变低了许多。以前,这艘船脚下就是我家的田地”。抵达旧琼崖县界碑时,他放眼四处寻找某个东西。

碰到郁郁葱葱的青草,阿献的手突然发抖。摘下一根草放入口中咀嚼,他惊呼:“槟榔草还在啊,十多年了我才能尝到这种味道”。原来,这次回到故乡,他要找的是与他童年结缘的一种草。


旧琼崖县中心界碑建在县广播电台土地上。本报记者 越强 摄

槟榔草在旧琼崖县中心界碑旁生长。本报记者 越强 摄

在琼崖县中心纪念碑脚下的槟榔草。本报记者 越强 摄

刁正献采收槟榔草。本报记者 越强 摄

用沱江水洗净槟榔草。本报记者 越强 摄

槟榔草叶形似刀片,有棕色的根茎,只在流经琼崖县的沱江畔生长。本报记者 通善 摄

槟榔草在荒废的土地上生长。本报记者 通善 摄

泰族人常用刀采收槟榔草。本报记者 通善 摄

烹饪之前,去掉白根,留下棕色的根。本报记者 越强 摄

槟榔草是琼崖县泰族人的独特菜品。本报记者 越强 摄
 
槟榔草蘸上姜与盐配成的酱汁食用,入口芳香肥美。本报记者 越强 摄

据孟煎乡老人卢娜好介绍,这种草琼崖县泰族人无人不知。从前,有些时日,动物逃进藏格山藏身,沱江鱼儿逃到鱼洞,树木枯死,琼崖泰族人遭受饥荒。在沱江畔生长的这种草帮助人们度过了灾荒。

卢老还说,每年4-9月份,雨季来临,沱江带来肥沃的泥沙之时,这种槟榔草才繁殖生长。抗法战争时,他曾去过马江(流经山罗和清化两省)、嫩娜河(流经莱州省)、红河(流经老街省)等但从未见过这种草。

那天下午,从山罗水电站水库回到新琼崖县中心时,阿献请我们一顿难忘的槟榔草。槟榔草洗净,蘸上姜与盐配成的酱汁食用。入口芳香肥美,与生姜辣味水乳交融。

新琼崖县只离旧县中心约30公里的但走遍各溪流和河岸也没有见到槟榔草的踪影。阿献也承认,这种草仅在旧琼崖县中心界碑生长。目前,许多泰族人经常划船回到旧居,摘取一把槟榔草以表达对故乡的怀念。 

 
文/通善 图/越强 通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