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2014 07:24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河内人的写真艺术

河内36街坊至今依然生活着先辈人,保留着老行业。写真艺术历尽沧桑,凭借老艺人们坚忍不拔的努力,而今依旧默默地存在。
上世纪60年代,河内古街区写真业达到鼎盛时期,行横、行桃、行糖街足有数百家写真店。河内的怀古族不时提起写真高手阮绿,他的写真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呼之欲出。随着时间的推移,摄影、印刷技术的强劲发展几乎淹没了写真业,古街区写真艺人坐在画架旁耐心细致地对客挥毫的形象已经越来越少了。

尽管如此,河内不少人还痴迷着写真,所以还有少数艺人坚守旧业如行横街47号的阮宝元和行糖街24号的陈文盛。

“敬业不负有心人”。这一从业理念始终伴随着陈文盛艺人的写真生涯。有一次他患重病,卧床不起,但刚摆脱病魔的纠缠他便坐到画架前。他说:“一天不拿画笔,一天不配画墨就感到周身不舒服。”陈老介绍说,他五岁上父亲就教给写真技术。父亲说:“做这行不会富裕,但可锻炼人的耐性,而耐性是任何职业、任何事情的成功之本,即使日后你不以本行为生,也有助于你越过崎岖的人生路。”
 
 
           
河内古街区的写真艺人陈文盛。


阮文盛艺人画写真画。


           
有些细节艺人需用放大镜才能看清楚。


           
打稿。

上世纪80-90年代,彩色和数码技术摄影盛行,写真业几乎无以为生。陈师傅的写真店有段时间无人问津,他只好搜集著名的照片来画。

渐渐地现代摄影技术热降温,不少人认定只有黑白写真才能充分表现人的神采风韵。1990年,有一位名叫阮平的顾客带来一张模糊不清的黑白照片请陈老写真,他花了整整一个月细致入微地画,阮平拿到写真照片时惊讶地发现同原照毫厘不差。

前几年,古街区还剩下两位写真艺人:行横街47号的阮宝元和行糖街24号的陈文盛。今年阮老年迈力衰,不能再画,只剩下陈老一人了。
 

        陈文盛写真艺人的若干作品:


武元甲大将的写真画。
 

















河内古街区现在是外国游客喜爱的风景线,他们对写真颇感兴趣。有一位伊朗人曾带儿子来到陈老那里请求拜师学艺。陈老当时身体不好,未予接受。有的外国人甚至通过电子邮箱把照片寄来请他写真。他说:“如果写真业后继无人,我很对不起先人,所以谁想学我都教,不让本行失传”,故此,他不遗余力地给独苗女儿培养对写真业的兴趣以期后继有人。
 
文/通善    图/毕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