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8/2016 14:58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橙剂受害者之痛55年

55年前的1961年8月10日,美军飞机首次向越南昆崇市北部第14号路地区喷洒“除草剂”或“落叶剂”,那就是橙剂/二恶英毒剂。这一事件拉开人类史上规模最大、时间最长、后果最残酷的一场化学战争的序幕,累及 480 万越南人, 其中300 多万人承受严重后遗症。
值越南橙剂灾难 55 周年(1961/8/10-2016/8/10)纪念之际,在河内举行了关于橙剂/二恶英国际研讨会。出席的有政府副总理武德儋、日本原首相鳩山由紀夫Yukio Hatoyama)、越南和国际科学家各国驻越大使和国际组织驻越办事处首席代表等

国家主席陈大光在越南橙黄剂灾难55周年(1961/8/10-2016/8/10)纪念集会发表讲话。越通社记者 颜创 摄

 代表们默哀橙剂/二恶英死难者。越通社记者 颜创 摄


国家主席陈大光慰问橙黄剂受害者并赠送礼物。越通社记者 颜创 摄

研讨会上,国际和越南科学家公布了关于美军在越战期间使用橙剂的科学研究成果,评价其对环境和人体健康的严重危害,统一数据并提出克服办法;呼吁社会继续关心受害者,给予物质和精神援助;支持越南橙剂受害者讨回公道的斗争;继续谴责并制止使用化学武器及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越南橙剂受害者协会主席阮文赢上将透露,这场化学战争造成非常残酷的后果。480万越南人感染橙剂,其中近300万人承受橙剂引发疾病,数十万人已经死亡。后遗症已传到第三代。数万人失去了做父母的权利,数百万婴儿出生缺陷。除了越南人,参加越战的美国及其同盟的老兵也是这场化学战争的受害者。

尤其可怕的是,在越南橙剂后遗症已经累及第三代,人数达2000人。


美军飞机向越南村庄田野喷洒橙剂/二恶英。图/战争证迹博物馆资料

在岘港前美国军事机场存留的化学毒剂桶。图/战争证迹博物馆资料

 被美军喷洒橙剂/二恶英摧毁的金瓯红茄苳林。图/战争证迹博物馆资料

 
橙剂全国委员会(10-80委员会)的调查及国际的研究显示,越南南部环境严重污染,生态系统一蹶不振,湿地树林和28条主要河流的源头林系统严重破坏,有些珍稀动植物已经绝种。

迄今为止,在前美军基地储存和掩埋落叶剂的地方,二恶英残留比允许浓度高成千倍。2009年9月,加拿大哈特菲尔德(Hetfield)环境咨询公司公布了28处二恶英热点地区,其中最严重的是同奈省边和机场、岘港机场和平定省扶吉机场等三处。

可以说,越南橙剂/二恶英遗留的后果是非常可怕的。尽管有困难,但越南一直努力出台多项政策,动员种种社会资源帮助受害者。每年拨出10万亿盾,作为受害者生活补助金和保健康复费用,支援严重影响地区。然而,这些努力远远弥补不了越南橙剂受害者承受的痛苦。


胡志明市战争证迹博物馆收藏着涉及越南橙剂/二恶英灾害的许多证据。安孝摄

在胡志明市慈愈医院和平村得到照顾和治疗的橙剂/二恶英受害儿。本报记者 黎明 摄

 在胡志明市慈愈医院和平村两名橙剂/二恶英受害儿的笑容。本报记者黎明摄

在河内怀德县友谊村为橙剂/二恶英受害儿恢复功能。本报记者 仲正 摄
 

 义安省新琪乡蔡氏娥橙剂/二 恶英受害者于2005、2006、2007、2008年四次参加“为世界儿童权”奖评委工作。本报记者 仲正 摄

 美国老兵探望广治省橙剂/二恶英受害儿。图/本报资料

英国大学女生志愿者Barbora Sollerova在胡志明市慈愈医院和平村照顾橙黄/而恶英受害儿。本报记者 黎明 摄


 橙剂/二恶英受害者美国老兵Benard J.Duff同越南橙剂/二 恶英受害者于2008年参加名为“橙黄行程”跨越步行活动,筹集善款支援越南橙剂/尔恶英受害者。本报记者 仲正 摄

 许多国际组织和朋友关心和支持越南橙剂/二恶英受害者。安孝摄

 
武副总理在研讨会上发表讲话强调,无论任何人为克服橙剂/二恶英后果所做的任何努力,不管是精神、知识还是物质方面都是无价的。他说:“越南人不生产、不购买、不进口橙剂,然而越南人却曾经是、继续是这种致命毒剂的牺牲品”。

因此,武副总理呼吁:“除非加强合作,除非发出科学的、良心的、真理的声音,才能让所有战争受害者,特别是橙剂/二恶英受害者获得支援 ,讨回公道,此外没有他法”。.



在1961至1971年10年内,美军向越南近26000个村的300多万公顷土地喷洒8000万公升化学毒剂,其中橙剂/二恶英占61%。估计每个越南人承受近3公升橙剂/二恶英,造成了史无前例的化学毒剂灾害。


报道/越通社  越南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