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3/2017 10:42 GMT+7 Email Print Like 0

安江 --平安边境省

肥沃的稻田、繁荣的市镇、在口岸川流不息的货车、载着越南人和柬埔寨人过境做生意的渡船等是安江边境地区温饱平安且富有人情的日常景象。
边城春色

我们在丁酉年春初重访安江省。沿着通往与柬埔寨接壤的口岸之路旁,和祥宁静的村庄隐现在西南部标志性的棕榈树下。

作为安江省两大直辖市之一的朱笃市离柬埔寨边界线约25公里。地处经济、贸易和旅游要津,每年吸引400多万国内外游客前来参观、休闲和购物。

我们从朱笃沿91C号公路前往安富边境县。这里的庆平口岸,隔着平怡河同柬埔寨干丹省高屯县锥坦口岸相望。安富县隆平镇是越柬两国从农产品到服装、化妆品、食品等货物的重要中转站。



从珊山俯瞰的朱笃市一角。本报记者 通海 摄

外国游客通过安江省静边陆路国际口岸从柬埔寨来到越南。本报记者通海 摄

外国游客通过前江国际口岸联合站水路从柬埔寨来到越南。本报记者通海 摄

安江省边防部队的隆平口岸边防哨所战士同柬埔寨边境保卫力量在流经安富县龙平镇和庆安乡后江段联合巡查。阮德胜 摄

安江省与柬埔寨有很多口岸,其中有静边镇静边陆路国际口岸和新州镇永昌乡前江水路口岸。此外,还有多条小道和渠道,方便两国人民来往经商。
从隆平镇平怡河汇合处的246号界碑看去,只见河上载人运货的船儿穿梭往来。不久的将来,隆平–锥坦大桥建成将是边境经济发展的杠杆,两国边民更加亲近。

静边县静边镇是安江省的边贸中心。特别是,接壤柬埔寨茶胶省农甸口岸的静边国际口岸是越南91号公路和柬埔寨2号公路的连接点。从这里,农产品等商品直接走进金边,或者通过贡布省,沿着3号公路来到波色、乌栋、磅士卑等,十分便利。每年,通过该口岸的出口额达1亿多美元。这是巨大的优势,助力安江省静边镇建成口岸经济区,促进西南边区的发展。

安富县庆安乡实现了新农村建设标准,包括交通、电网、学校、卫生站等,成为了边境县新农村第一乡。

庆安乡人委会副主席黄进伦透露,本乡起点低,但凭借乡民的不懈努力,5年后实现了新农村标准,物质文化生活水平都明显提高。



新州县州丰乡占族妇女纺织传统土锦。本报记者 明国 摄

      静边县文教乡民收割稻谷。本报记者 金山 摄

永昌乡第三邑黎氏兰家庭养山羊脱贫。本报记者 通海 摄

隆江乡丁雄强家庭从事传统大筐编织业。本报记者 金芳 摄

越柬两国人民在安富县安庆乡的鲜鱼买卖活动。本报记者 通海 摄

朱笃河上筏式养鱼村是朱笃市最具吸引力的旅游景点。本报记者 通海 摄

为了解当地居民的生活,我们走访新洲县永昌乡第3邑农民黎氏兰的家庭。她家养山羊结合种植番石榴,经济条件相当好。她兴奋地夸耀:“我刚卖五只山羊,得2000万盾,准备让孩子们好好地过新年。”

第5邑的阮文明家种植草菇每月净利约3000万盾。乡农民协会正在帮助他办手续向银行贷款,以扩大种植规模。

安江省正在日新月异,出现了许多新农村乡和边境文化亮点,各有千秋,到处充满春天气息和活力。


边陲处处人情深

安江边境省聚居着京、高棉、占、华等族人,信奉佛教、和好教、高台教、天主教、新教、伊斯兰教等。由于邻近柬埔寨,所以治安相当复杂,尤其是社会流弊、贩卖人口、走私等。安江省边防部队同公安力量决心确保边境安全,以利于两国人民安心生活,放心谋生。

安江设有12个边防哨所,包括2个国际口岸哨所和2个国家口岸哨所。安江省边防部队训练营政治员阮德胜大尉说:“乡亲们爱兵如子,因为战士们从维护治安到教学、修路、看病、发药、挑水、种菜等,事无大小随时帮助乡亲们。”



静边县萨达朱寺。阮任 摄

静边县高棉族人的传统婚礼。阮任 摄

新州县州风乡占族人的清真寺。本报记者 明国 摄

安江省在汛期的一种特产蔬菜。本报记者 明国 摄

高棉族人迎接春节的活动。阮任 摄

安江省静边县高棉族同胞的七山赛牛节。本报记者 金山 摄

安江省静边县茶师白千层树林。本报记者 阮胜 摄

安江省是西南部战略重地,边界线近100公里,与柬埔寨茶胶省和干丹省接壤。这里聚居着高棉、占、华等族人,信奉佛教、和好教、高台教、天主教、新教、伊斯兰教等。
安富县仁会乡在丁酉大年期间凸显军民情谊。边防战士们忙得不可开交,有的同乡亲们一起排练文艺节目,有的教小孩读书,给病人看病发药。

高棉人聚居的静边县文教乡,以前是全省最穷乡至今已大变了:越来越多的新屋拔地而起,电网、道路、学校、卫生站一应俱全。特别是,乡民可用著名土锦纺织业发展家庭经济。

斯拉•斯库邑的娜萨姆女士高兴地说:“多亏乡干部的帮助,我家发展了纺织业,盖了新房,孩子都能上学,再不怕断炊了”。

不仅帮助人民发展经济,安江省人委会还关心提高人民的精神生活,创造一切条件弘扬传统文化,保障自由信仰。因此,京、占、高棉、华等族人相亲相爱、和睦相处,发挥本民族的独特文化。许多清真寺、教堂、寺庙得到重修或新建。赛牛、赛船已成为闻名全国的重大节日。

值得一提的是安江边区越柬两国人民的深情厚谊。在静边国际口岸我们遇见柬埔寨商人赵索胡。他说,每天都过来两三趟购买农产品,回去卖给茶胶省各集市批发商,所以他有很多越南朋友。安富县庆平乡陈文巴补充说,两国边民大部分都会说两国话,所以做生意非常方便。


为了建设和平友好的边界线,两国边民已经建立友好居民区,两国边防部队不断加强交流,增进团结友谊。

安江省同柬埔寨干丹和茶胶两省的边防部队经常联合巡逻。双方经常主动互相通报情况,共同合理地遵照政策和规定处理问题,不让发生紧张局势。

除了边境各乡的卫生站系统外,安江边防部队在知尊、安富和新洲三县边区设立3所军民诊所,为居民提供诊疗服务。



安江省综合医院医生给柬埔寨茶胶省居民免费看病发药。阮德胜 摄

边防战士们给安富县仁会乡占族儿童教学。阮德胜 摄

高棉族传统沙丹舞。阮任 摄

高棉族人表演传统舞蹈。本报记者 金芳 摄

占族小孩在新州县州丰乡清真寺礼拜后回家之路。本报记者 明国 摄

特别是,边防部队军医还在柬埔寨干丹和茶胶两省给数万人进行免费看病发药。胡志明市、朱笃市、龙川市等的优秀医生团也定期来为两国边民看病治病。

在安江省访问时间过得很快。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们驱车离开静边,窗外宁静的村庄,茂盛的棕榈树缓慢地后退。一个新的春天又来到了祖国西南边疆。

 
文/阮莺 
图/通海 阮德胜 阮任 金山 明国 金芳 本报资料